当前位置 > 娱乐 > /文章内容

女团这座象牙塔里究竟什么样?

99.9%的人都看了

女团这座象牙塔里究竟什么样?

  夏天来了,对于普通人而言这是季节的更替和气温的上升,但对于BEJ48的成员而言,这意味着一年一度的偶像年度总决选又拉开了序幕,一场不见硝烟的战斗早已在彼此之间打响。总决选,是SNH48 GROUP每年最重要的活动,成员们通过粉丝投票的方式每年更新在团体中的排名,而公司和金主也都将以此作为参考来分配资源及通告。与前段时间大火的《创造101》所采用的投票决定出道的方式不同,作为养成系偶像团体,SNH48 GROUP的所有成员都已经出道,她们都拥有最基本的剧场公演资格,但想要得到更好的资源就得在总决选中取得较好的名次。比起《创造101》的一局定胜负,48G的总决选留下了更多的空间和机会,但同时,对于成员本身除了需要付出更多努力提升能力之外,更重要的是面对和处理长周期下出现的各种问题。
  BEJ48是SNH48 GROUP在2016年时成立的第一批分团,她们的首批成员由SNH48负责招募和分配,以北京作为常驻活动地点,并且在朝阳区的悠唐生活广场中拥有一座专属剧场。每周末都会有BEJ48三支队伍及预备生成员在剧场进行固定演出,再加上不定期举办的握手会和一日店员等活动,粉丝的空闲时间很容易就被BEJ48相关的所有填满,这就使得他们会比一般明星的粉丝更加原因参与和投入,这也成为了总决选制度能够实行的原因和基础。
  去年总决选是BEJ48参加的第二次总决选,B队的段艺璇以第13名的成绩成为了第一个进入前16名的分团成员,也让BEJ48坐稳了所有分团中的头把交椅。然而今年总决选的情况却发生了一些变化,在投票通道开始后一周的速报排名中,段艺璇仅仅排在了第56位,去年E队第一名苏杉杉和J队第一名黄恩茹的成绩也不尽如人意,这一年之间BEJ48经历了什么?在偶像女团这座象牙塔里,究竟是什么模样?我们试图通过这三个“第一名”的视角,窥探一二。
  段艺璇:“我觉这是第一名需要去做的事情”

  段艺璇是BEJ48成团时从SNH48移籍过来的成员,刚在SNH48出道那会儿,她还是个只能表演热场曲目的不起眼的替补,她需要通过一首歌的时间让观众记住自己。来到BEJ48之后,这样的经历让段艺璇格外珍惜每次登台的机会,她明白,严格要求演出质量是对自己的付出和选择负责。去年总决选中段艺璇获得了总排名第13位,分团排名第一的优秀成绩,她只用了三年不到的时间就走到了许多成员羡慕不已的位置,但只有段艺璇自己知道,距离被更多人接受与肯定,她还有很长的路要走,BEJ48也是如此。
  在被选为B队队长之后,段艺璇把对自己的要求变成了对全队的要求,队友们对她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组织排练时的大嗓门,从叫起床到抠细节,除了队长,段艺璇还一人担下了舞蹈老师、生活助理等职务。那时BEJ48刚刚站稳了脚跟,但前有SNH48深厚的粉丝基础,后有沈阳与重庆新团的追赶,同期成立的GNZ48更是对分团第一的位置虎视眈眈。在这样的处境下,段艺璇带领的B队在保证公演质量的基础上,尝试将具有津京冀地区特色的曲艺元素加入到了公演表演中,粉丝圈子中甚至有了“男看德云社,女看BEJ”的调侃,BEJ48也从此开始找到了自己的特色。
  
  去年总决选结束后,前往意大利拍摄汇报单曲MV的阵容中,只有段艺璇一个BEJ48的成员;去年10月份,她独自参加了辩论综艺《碎乐斗阵班
  》的录制,向节目嘉宾介绍BEJ48;前段时间,她又独自前往葡萄牙里斯本参加《欧唱带GO团》的录制,还因为爱吃辣条登上了BBC。因为去年总决选的成绩,段艺璇得到了许多从未接触过的机会,但她对于这样的情况并不满意,
  在一次采访中她说:“这个第一名对我来说意味着压力和动力吧,每一次出去工作的时候都觉得,如果通过我这一次表现,人家能够注意到BEJ48,甚至我有那种想法去让BEJ48其他人也能获得这些机会的话,我觉得这是第一名需要去做的事情。”
  苏杉杉:“别人不给我,我没有,我就去自己搞一个”
  提起苏杉杉,不少人的印象可能还是停留在她刚出道时被日本网友称为“四万年美少女”,这个头衔不免让人想起鞠婧祎被误传甚广的“四千年美女”外号,一时间各种舆论都向苏杉杉袭来。微博评论上千、门户新闻首页、娱乐新闻视频都有她的身影,路人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深扒着她入团前的种种,粉丝则都在讨论她给刚成立的BEJ48带来了多少流量。极高的关注度与略显青涩的能力让苏杉杉很快陷入了低谷,有些内向的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回应外界的声音,“既然我已经到达最低谷了,那么我就从最低谷往上爬吧”,她用让人意外的坚定挺过了那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