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娱乐 > /文章内容

于正发明了电视剧新型“注水法”被指行为恶劣

99.9%的人都看了

于正发明了电视剧新型“注水法”被指行为恶劣

于正发明了电视剧新型“注水法”被指行为恶劣

按照于正用于《凤囚凰》的同人故事方法,每一个故事可以不断被证实为是虚幻的梦境,再开启一个新的副本,一个永不闭合的叙事链,同人故事不断地增殖,变为整个剧集结构上的注水,但这一操作更为恶劣的是,它视故事完整性为无物。这不仅是不尊重观众,也是不尊重原创。
随着集数的通胀,国产剧注水已经成为一个显性问题。动辄90集的“长篇巨制”、把原版10多集的故事体量强行拉长到40集的翻拍剧,都是这一问题的注脚。前有67集的《楚乔传》,只拍完了原著小说的一半便生硬结局,《思美人》72集、《海上牧云记》75集等频频逼近80集大关的长篇。
诚然,剧集数量不能作为衡量是否注水的唯一标准,但目前国产剧故事不够回忆来凑、剧情不够感情来凑的情况却也是不争的事实。从台词注水、情节注水到剪辑注水,而正在播出(或者说还没播完)的电视剧《凤囚凰》再次翻新了注水剧的新玩法:打着创新的幌子注水。
尽管于正在《凤囚凰》中把以往广受诟病的阿宝色、饱和度极高的配色做了调整,然而并无力转变随着剧情发展而愈多的差评。更不用说剧中遭遇众多质疑的女演员关晓彤——贡献出与雷剧《极光之恋》同出一辙的嘟嘴瞪眼式“演技”。可以说《凤囚凰》延续了于正一直以来以争议代热度的“传统”,在他的观念中似乎作品的话题度永远高于作品的艺术性,“黑红”也是红,只要有人看、有人在讨论就是成功。
由此,在编剧才思枯竭或者出于拉长剧集的各种需求下,一个绝对能引起热点话题的操作震惊了观众。《凤囚凰》在第16集中设置了一个“说书人”角色,由他之口说出之前16集的剧情只是一个故事,于是从头起再讲一个版本,将《凤囚凰》分为了刘宋篇(1-16集)和北魏篇。
小说《凤囚凰》的结局是男主角容止假死后,得到了女主角楚玉的原谅,最终双宿双飞,浪迹天涯。然而电视剧将结局改为选择假死的容止最终被噬心毒控制,成为冯亭的一枚棋子。而刘楚玉则为匡扶正义继续做回公主,这样的操作已经让原著党直呼看不懂了。就在此时剧情却来了一个180度的大转变,突然插进来的说书人,称这个故事的结局就是“容止与楚玉从此以后,便永远分离。”因听故事的人群不满意,于是他要再讲一个北魏篇。
于是电视剧《凤囚凰》从17集开始,准备通过把男女主角各自处境对换的方式再拼出16集,用已经有的人设开启另一个故事。根据于正在微博中描述的思路,“在北魏篇中,楚玉变成和亲的身份去到魏国,同样身份尊贵的摄政王容止,身边有着亲情和权力难以区分的冯太后(对应楚玉的刘子业),名存实亡的侧妃马雪云(对应驸马何戟)先有误会后惺惺相惜的霍璇(对应桓远),飞蛾扑火的红袖(对应粉黛)……”这样的玩法,是不是接下来编不下去时又可以变成一个梦境然后从头再来?不客气地说,这已经不能称之为一个完整的剧了,而是几个同人文的拼贴。如果结尾不能把剧情串起来,那么于正可以说解锁了堪称恶劣的注水剧新玩法——还打着创新的名号。
一般来说,国产剧最为常见的注水是45分钟的故事前面15分钟都是“前情提要”,故事中间再穿插许多“回忆杀”;口水台词不断重复;简单的故事情节无限拉长;以及一种被称为是“主角掉线,配角蹦跶”的新做法,配角的戏份吃重、甚至主角可以在一集中只出现几分钟——但这些都不算什么!
 
因为按照于正的同人故事的方法,每一个故事可以不断被证实为是虚幻的梦境,再开启一个新的副本,一个永不闭合的叙事链,同人故事不断地增殖,变为整个剧集结构上的注水,但这一操作更为恶劣的是,它视故事完整性为无物。这不仅是不尊重观众,也是不尊重原创。
即便于正最后能把整个剧情圆回来,让前十六集不至于成为一个和“北魏篇”毫不相关的故事,也扭转不回整个故事的“精神分裂”气质。于正自言:他这种做法,是给予了男女主“爱的第二种可能”,称“《凤囚凰》大胆创新将‘再选择’放在全剧三分之一处,就是想表达在爱情中应当机立断,迷途知返的道理。”抄袭、融梗、阿宝色滤镜、撞色的配色、魔幻改编,当我们认为于正已经把烂剧元素集齐了之时,他用实际行动告诉了我们:没有最烂剧,只有更烂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