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二次元文化已经走上舞台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二次元文化已经走上舞台

根据国漫大IP改编的舞台剧《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首轮连演22场于上周末收官,此前,由中日联合出品的音乐剧《阴阳师》来到上海,八场演出一票难求……近年来,一批基于动漫、游戏改编的舞台剧演出,从日本火到了中国,吹起了一股强劲的“二次元”风潮。
 
屏幕快照 2018-09-10 下午10.08.24.png
 
近年来,《网球王子》《仙剑奇侠传》《剑仙情缘网络版·叁》等海内外多部“二次元”舞台剧作品,几乎每一部都能产生“热效应”。以话剧、音乐剧、歌剧等为代表的传统舞台,正面对着一个新生力量的强势介入。虽然画风多元,剧作质量也较为参差,但已引起不少戏剧评论家和创作者的关注。
 
有专家指出,要正视这种全新的热潮,而不是一味否定和忽视它;“二次元”或许会成为一座非常好的桥梁,激发出传统艺术的当代属性。
 
二次元舞台: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在此被打破
 
进入主流剧场后的二次元舞台剧,主体目标观众大多为“90后”、甚至“00后”,“‘二次元’文化有着鲜明的年轻属性,”上海戏剧学院荣广润教授认为,“而年轻人的性格中带有冲动、狂热、缺少理性的一面,但这不是缺点,恰恰是他们身上美好的特质。”所以,以年轻人为主力消费对象的二次元舞台剧,大多有着惩恶扬善的主题,充满了青春少年的热血情怀
 
虽然这些剧作大多以虚幻世界作为表现对象,幻想色彩十分浓重,但叙事中蕴藏着青少年对未来的向往,有着纯真积极的一面,有些更回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汲取精神养分。如舞台剧《秦时明月之夜尽天明》以同名动画为母本,取材于秦始皇灭六国到西楚霸王项羽攻陷咸阳这一英雄辈出的历史时期,传递的就是中国古代的“侠义精神”——“重诺胜于生命”。
 
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界限被打破,二次元进入舞台领域,在中国舞美学会副会长韩生教授看来,是信息技术发展到一定阶段必然出现的现象,不必将其视作洪水猛兽。
 
荣广润认为,二次元碰撞传统艺术舞台,是亚文化和主流文化的一次“交互式体验”。若利用得当,将从亚文化的方向助推主流文化的发展。有青年导演认为,国内二次元创作者要打造自己的文化属性,“当代青少年对传统文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看古风IP舞台剧,已经成为一种新潮流。”
 
此前,成功嫁接二次元和传统艺术的范例也有不少。台湾艺术家吴兴国的《荡寇志》就曾经舍弃传统的京剧戏服,选择从动漫作品中获取设计灵感,为京剧争取更多新观众。
 
沪上京剧名家王珮瑜更是懂得二次元的妙用,她为网络游戏《剑网三:曲云传》的舞台剧亲身献唱了主题曲,穿上剧中人物“藏剑”的戏服,并在网上上传了一组写真,其丰神俊朗的扮相“圈粉”无数。
 
一味走向技术主义将越走越“狭窄”
 
二次元舞台剧的另一个基本特质,是拥有数量庞大的粉丝群体,直接带来强劲的票房号召力。这推动了国内各类演出商纷纷效仿,投入IP舞台剧的开发。一时间,“二次元”舞台剧良莠不齐、粗糙与精致并存,成为不可回避的问题。伴随着各类IP剧同时涌现的,是某些颇具争议的“创作规律”。
 
例如,过多的舞台特技、灯光与多媒体,喧宾夺主地抢占了演员的戏份。又例如,创作者的“产品思维”简单粗暴,回避作品思想、内涵、美学意义上的开发,甚至牺牲了舞台剧基本故事性和完整度,使其简单地成为满足粉丝群体对偶像顶礼膜拜的狂欢……
 
“当下的‘二次元’舞台剧也存在着一些不加思考、浅薄的创作态度,拒绝在创作方向上进行更深层次的艺术探索。”这在一定程度上为“二次元”舞台剧招致了轻浮、无脑的“恶名”。事实上,IP影视化、舞台化均不轻松。由于动画、游戏已完成了具象化的演出,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在观众心中有了“约定俗成”的印象,这对真人的二次演绎是不小的压力。
 
“如果演员一上场,观众就在那里尖叫、起哄、鼓掌,如朝圣一般,那就是创作的失败”,《秦时明月》的导演沈磊告诉记者,希望观众在他的舞台剧里“脑补”出的不是人物与原著形象的契合度、不是角色的“帅气指数”,而是故事的精神和内涵,能全程安安静静地看完这样一个故事。
 
韩生告诉记者,“二次元”舞台剧一味走向技术主义将越走越“狭窄”。最高层次的艺术表演,往往感受不到技术的痕迹。荣广润则认为,就和音乐剧、歌剧在发展的初级阶段讲究“大排场、豪华场景”一样,“二次元”舞台剧要尽快走出强烈的视听元素吸引观众的“浅表”创作层面,尽快回归到戏剧的本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