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文化艺术品市场:如何拥抱大众消费时代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文化艺术品市场:如何拥抱大众消费时代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消费进入大众消费时代,周边城市如上海、杭州、苏州等地的文化艺术品消费纷纷迎来“井喷”,而宁波却依然不温不火。如何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机遇、推动我市文化艺术品消费转型升级成为当务之急。
 
市文广新局调研显示,宁波文化艺术品市场中,在册经营的相关企业共5763家,明确从事文化艺术品经营的733家(其中画廊73家、画店53家、商业性展览57家、艺术品交易所44家),从事艺术品进出口经营的23家,艺术品电商平台17家,租赁、拍卖、鉴定评估企业相对较少,分别只有个位数。此外,我市文化艺术品市场共有42个,但经营企业集聚数量在5家以上的仅有8个,分别为:慈溪市城隍庙,奉化溪口风景区,高新区扬帆广场文化园区,海曙区宁波古玩城、范宅文化商场、鼓楼艺术品市场、灵桥市场,鄞州区会展中心。八大市场中,鼓楼艺术品市场、宁波古玩城、范宅文化商场集聚度较高,拥有文化艺术品经营企业数量分别为39家、22家、20家;扬帆广场文化园区、鄞州区会展中心、灵桥市场拥有企业数量分别为17家、15家、12家;慈溪市城隍庙、奉化溪口风景区集聚度相对较低,市场中经营企业数量分别只有6家和5家。这些文化艺术品市场经营的主要有七大类产品,分别为工艺美术品、绘画作品、书法篆刻作品、雕塑雕刻作品、装置艺术作品、艺术摄影作品以及上述作品的有限复制品。
 
经过多年努力,我市成功打造了中国(宁波)特色文化产业博览会、宁波国际城市艺术博览会、保税区国际艺术品馆等三大展会。不久前举办的第三届中国(宁波)特色文化产业博览会盛况空前,55.7万人次参与,4天的展览现场成交额5.47亿元,意向成交额14.5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5%、23%。宁波国际城市艺术博览会2016年展出了20多个国家及地区的2000余件作品;2017年展出了3000多件艺术品。此外,被称为“永不落幕的进口博览会”之一的宁波保税区国际艺术品馆,通过“保税+文化”的模式进行保税展出,文化艺术品由境外进入保税区,免征关税、增值税,自2016年开馆以来,一批来自欧洲的名贵油画、古董家具、雕塑等亮相展馆。
 
互联网、大数据等高技术的发展,不断改变着宁波文化艺术品市场的生态,从线下实体店到网上画廊、网上拍卖、网上展览等,并发展到互联网电商、互联网金融的实践。与此同时,艺术衍生品发展迅速。2014年,在浙江省宁波茶文化博物院举办的“文化创意与城市发展论坛”上,百位宁波商界、艺术界人士与来自台湾文创界的专家探讨如何将台湾经验应用于宁波艺术衍生品上,在探索中,吴冠中的画作《双燕》“飞”上了宁波玉成窑茶具。在宁波一些时尚派对上,经常能看到印有本土艺术家林海勇作品的日常生活用品,如丝巾、丝棉纺服装、手机套等。
 
问题经营主体实力不强,创作力量未能集聚
 
在我市文化艺术品市场的成长过程中,还存在不少问题,主要表现在以下几方面:
 
首先,市场主体的整体实力不强。企业整体规模偏小、效益欠佳。据了解,宁波文化艺术品经营企业中,经营面积小于100平方米的比例高达68.5%。以画廊为代表的一级市场经营者,大多资金不够雄厚,经营规模不大,只满足于做一些短、平、快的交易。而以拍卖机构为核心的二级市场活跃程度不足,年交易额较少,去年有些拍卖行的年交易额基本为零。抽样调查显示,41%的实体经营效益不好,较好的只有15%。
 
其次,本土创作力量整体偏弱,没有形成集聚效应。宁波在不少艺术品创作领域具有较强的实力,也不乏较为杰出的、在国内有较强影响力的文化艺术品创作者。但从创作群体的整体能力来看,相较于邻近的杭州、苏州、上海等地,仍然相对薄弱。南都艺社文化艺术有限公司有关负责人说,中高端的艺术创作者在宁波市场的成长较困难,跟他们一起从事相关创作的宁波同行不少已经转行或者迁移出去,该公司的产品则主要面向苏州、杭州和上海市场。市文广新局调查显示,认为市场上宁波自身提供的文化艺术品品种“较少”和“太少”的比例达59%。
 
再次,市场定位不明确、特色不鲜明。八大市场大多存在企业类型繁杂、经营品种杂多的问题。如作为古玩市场的“金钟”,茶叶经营户占了大半;在天胜古玩市场唱主角的是花草鱼鸟;范宅因为体制问题,至今无法统一规划;“太一祥”75%的营业范围是珠宝,“汉林玉府”更是刻意避开老货,以售卖和田新玉和翡翠为主。一些更大的古玩商选择自己开会所、进拍卖场,在小圈子里交易。惟一一家专业从事古玩生意的“钧元”,在缺乏其他行业配套的情况下,今天的处境也较为尴尬。而鼓楼艺术品市场更是被各地小吃的烟火味包围着。
 
第四,信息化程度低,依赖传统的销售模式。问卷调查发现,消费者大多是在传统的画廊、画店、商业性展览会和艺术品交易所进行艺术品消费,而通过拍卖消费的仅占总消费比例的2%,通过艺术品电商平台购买的只占6%。这充分说明,现代化信息网络技术在艺术品经营中没有发挥应有的作用。据统计,733家文化艺术品经营企业中,84%的企业没有采用信息网络技术。
 
此外,市场交易的信用体系不够健全。鉴定评估体系不健全,缺少具有合格资质的鉴定评估师,也缺乏系统完备的艺术品大数据系统。由于没有建立完善的经纪人制度,画廊与画家之间缺乏有效的合同约定,成为宁波画廊陷入经营困境的主要成因。

最新推荐

文化艺术品市场:如何拥抱大众消
文化艺术品市场:如何拥抱大众消
文化艺术品市场:如何拥抱大众消费时代 近年来,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文化消费进入大众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