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广州,你有多爵士?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广州,你有多爵士?

在那个阶段,凌波微步认为广州的爵士乐“死忠粉丝”人数不超过20人次。即使是在第一个黄金阶段,爵士乐在广州的发展依然未能如其所愿。“爵士乐除了商业演出以外,还需要更多真正长期喜欢爵士乐的人。”凌波微步这样认为。
在广州20多年来一直兴盛的发烧音响圈子里,爵士乐唱片是测试器材和展现昂贵播放硬件效果的很好音乐载体。在音响行业依然旺盛的时候,爵士乐录音作为音响圈子里的文化消费品也自然有一定的受众。然而,爵士乐在美国从诞生到兴旺,其底蕴一直是黑人劳动者的文化创作,其精粹是演奏者与听者的互动和相互影响。那些平时摆放在买家柜子里,需要依靠动辄上万元音响器材营造良好效果的唱片,自然难以走出小众圈子。而且,随着人们文化志趣的多元化,音响发烧友的圈子在过去十年开始出现老龄化倾向。在互联网分享经济的冲击下,音乐欣赏的模式即将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广州对真正的爵士音乐精神更加执着”
2007年,王璁经营的“Blue Note”酒吧结束营业。然而,结束是另外一个新的开始。酒吧女主人开始了长达几年的海外深造历程。跳出广州游历各地的广州本地爵士音乐人并不只是王璁一个,年纪更轻、曾获2011年第十一届华语音乐传媒大奖最佳粤语女新人奖的李悦君和文章一开头提到的司徒嘉伟同样也是。
作为年轻一代的广州爵士音乐人,李悦君走出广州后见识到了爵士乐在上海的蓬勃发展。她认为,爵士乐作为一种极具探索的音乐文化载体,不应该拘泥于死板僵化的形式,甚至在街头和各种空间,都能够容忍爵士乐的存在。在李悦君看来,即使是街头表演的爵士乐也是一种艺术的创作,而音乐家的探索精神能够让爵士乐走出小众的圈子。李悦君觉得上海的爵士乐氛围已经做到了这一点,而广州似乎还有待开发。
选择学成回归故土的王璁此时已经拥有了博士的头衔。不过对于上海与广州的比较,她的看法也许有所不同。在她眼里,广州本土爵士音乐人的执着更加得来不易。也许上海有更多的爵士乐商业演出,但是在广州毗邻香港,多年经受强邻流行音乐文化冲击的情势下,能够执着于广州本土的爵士乐创作并非易事。
“数量并不一定代表质量。就好像一座金字塔那样,顶端往往是最小的,而底端往往是最大的。一门艺术的兴起,是从金字塔的顶部往底部扩散的。在商业化太浓重的地方,也许你10年前听跟10年后听到的爵士乐演出是同一个样子。但是在广州,10年前你听到的爵士乐跟10年后是完全两个样。”王璁博士说到上海和广州爵士乐氛围比较的时候,情绪显得有些激动,声音稍微上扬了一些,语速也加快了。爵士乐需要生命力,需要即兴创造的空间和探索精神。“往往广州的爵士音乐人对真正的爵士音乐精神更加执着,更加喜欢实验性的创作。广州爵士音乐家即使到了比利时和德国这些国家,也能够受到行家们的尊重和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