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夹缝中的倔强存在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夹缝中的倔强存在




在布鲁塞尔老城里坐地铁2号线或者6号线,你会发现沿途有两座车站的名字里都带“门”——那慕尔门(Porte de Namur)和阿尔门(Porte de Hal)。没错,这些都是布鲁塞尔中世纪老城门的遗址。

和它的姊妹城市——北京很相像,布鲁塞尔也是一座古老的大城,曾经有着内、外两圈规整的城墙和护城河,将宫殿和教堂包在其中。而且,布鲁塞尔的城墙也遭到大规模有计划的拆除,建成了环城快速路和一圈地铁,只不过这里的拆除工程要比北京早得多。

如今,辉煌一时的中世纪城墙还残留着几段鲜为人知的废墟,如雪泥鸿爪,隐没在疯狂生长的都市丛林之中,自顾自地存在。从艺术馆后墙的夹缝,到豪华酒店的地下车库,本期遗产漫记就带领大家在布鲁塞尔穿越古今,看看那些连本地人都不知道的隐秘城市遗产……

水彩画中的1558年布鲁塞尔风貌,涂红色和黄色部分为城墙,A. Van den Wyngaerde,来源:阿尔门博物馆。

“布鲁塞尔”这个名字,在古荷兰语中意为“沼泽中的聚落”。这座城市发源于塞讷河(Senne)上游的一座小岛。岛上在罗马时期便有人居住,还开满了黄色的莺尾花。公元580年前后,康布雷大主教圣高哲里库斯(Saint Gaugericus)在岛上修建了一座小礼拜堂,聚落由此壮大,而小岛也因此得名——圣哲里(Saint-Géry)。

圣哲里市场后的Au Lion d'Or小区,还能看到1980年代根据考古发掘而复建的塞讷河道景观。

布鲁塞尔市徽,为纪念圣哲里岛,象征一只黄色的莺尾花。

公元979年,下洛林的查理公爵(Charles of Lower Lorraine)在圣哲里岛上修建了最早的永久性城防工事,至今已无遗迹可寻。

奠定今天布鲁塞尔老城基础的第一道城墙始于13世纪早期,由布拉班特公国(Brabant)的第一任公爵亨利一世(Henry I)下令建造。这圈城墙紧紧围绕着塞讷河道和东岸溢出的新城,将冷山(Coudenberg)上的公爵城堡、圣弥额尔和古都勒牧师会教堂(Saint Michel & Gudule)以及河港包罗其中,全长4公里,有7座城门。城墙的西侧开凿有护城河,东侧由于地势较高,仅有壕沟而没有水。

布鲁塞尔第一道城墙示意图,A为圣哲里岛,B为圣弥额尔和古都勒牧师会教堂,也就是日后的比利时主座教堂,C为冷山公爵城堡。

反映13世纪初城貌的沙盘模型,现藏布鲁塞尔城市博物馆。

然而这道城墙却并没有为布鲁塞尔的防御起到太大的作用……

1355年,布拉班特公爵让三世(Jean III)去世,由于他的两个儿子都死了,公爵位只能传给女儿乔安娜(Joanna)和她的丈夫卢森堡公爵温塞斯劳斯一世(Wenceslaus I)。娶了乔安娜妹妹为妻的法兰德斯伯爵路易二世(Louis II)妄图篡位,举兵进攻布拉班特公国并迅速占领了布鲁塞尔,将法兰德斯的旗插在市中心的大广场上。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克鲁肯堡(kruikenburg)领主艾崴拉德·塞尔克拉斯(Everard t'Serclaes)率领一众爱国者在1356年10月24日夜奇袭法兰德斯人,布鲁塞尔解除占领。乔安娜成功返城复辟,并颁布了历史地位相当于低地国家版《大宪章》的《光荣入城》法案(Joyeuse Entrée),限制君主权力,推动了社会的进步。

塞尔克拉斯日后5次被选举为市政长官,他被誉为布鲁塞尔城市的解放者和保护神。更为重要的是,在发动了奇袭之后,他深刻意识到布鲁塞尔城墙的薄弱,进而指导了第二城墙的建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