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体育 > /文章内容

国资入主 莱茵体育求解盈利困局

99.9%的人都看了

《法国足球》已经公布了2016年金
《法国足球》已经公布了2016年金

《法国足球》会在11月30日公布本年度金球奖的最后三位候选人,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宣布,但大多数...

国资入主 莱茵体育求解盈利困局
 
不足两个月,莱茵体育欲再次易主。3月11日,莱茵达体育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莱茵体育”)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控股集团与成都体投集团于2019年3月11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控股集团将持有的上市公司的3.8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转让价款合计约为13.26亿元。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成都体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成都市国资委。这或是莱茵体育实际控股人再次生变。
 
值得关注的是,这已不是莱茵体育首次出让股权了。今年1月,莱茵体育欲将股份转让给自然人范明科,后因范明科迟迟未能付款而付之东流。实际上,莱茵体育以房地产起家,2015年开始转型体育产业。但近年来,莱茵体育始终未能寻找到盈利模式,甚至一度出现亏损。业内人士认为,此次股权交易完成后,莱茵体育即拥有了国资背景。不过,背靠政府这棵大树乘凉也并非易事,未来,莱茵体育应以自身优势出发,探索适合自己的盈利模式,迅速培育造血能力。
 
两次出让股权
 
3月11日,莱茵体育发布关于公司控股股东签署《股份转让协议》暨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拟发生变更的提示性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控股集团与成都体投集团于2019年3月11日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控股集团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的3.85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9%)转让给成都体投集团。
 
经双方同意,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经协商确定为以本协议签署日前20个交易日交易均价即3.44元/股为基础,计算得出标的股份转让价款合计为13.26亿元。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将变更为成都体投集团,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成都市国资委。这已是莱茵体育实际控股人再次生变。今年1月,莱茵体育与自然人范明科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约定莱茵达控股将其持有的上市公司3.74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9%)转让给范明科。有消息称,范明科是今麦郎的二公子。不过,因范明科迟迟未能付款,易主之事也付之东流。
 
资料显示,成都体投集团由成都文旅集团发起,成立于2018年11月1日,是成都市国资布局的体育产业专业化公司,聚焦“赛事专业运营平台、体产要素聚合平台、文体旅商融合平台”三大定位,打造“场馆开发运营、赛事运营、体育培训、体育装备、智慧体育、体育金融”六大主业。而莱茵体育目前已布局了体育空间、体育赛事、体育金融、体育教育、体育网络、体育传媒六大业务板块。
 
对于成都体投集团为何入股莱茵体育,北京商报记者致电成都体投集团,但无人接听。在业内人士看来,成都体投受让莱茵体育也在情理之中:莱茵体育与成都体投集团在主营业务上极为契合。虽然莱茵体育目前还处于亏损,但它已布局的体育产业生态链条已有显现,对于成都体投集团下一步对业务的布局将是有益的补充。
 
对于莱茵体育为何在两个月内再次出售股权,北京商报记者联系莱茵体育进行采访,但截至发稿对方并未予以回复。
 
体育业务全线亏损
 
据悉,莱茵体育前身是1995年创办的莱茵达控股集团有限公司。2002年,莱茵达控股受让原辽房天43%股权,并更名为“莱茵置业”,实现了借壳上市。
 
2015年,为了集中优势资源发展一体两翼战略,莱茵置业开始向体育产业转型,并再次更名为莱茵体育,公司的经营范围开始围绕体育互动的组织、策划,体育场馆的设计、经营等业务进行。与此同时,莱茵体育将持有的莱茵达枫凯置业、莱茵达洲际置业、枫郡置业100%股权及中尚蓝达置业50%股权出售给公司控股股东的全资子公司浙江莱茵达智慧地产,根据协议约定合计支付5亿元款项。彼时,莱茵体育在公告中表示,通过本次交易,剥离了房地产领域的部分业务。
 
2015年11月,莱茵体育董事长提出“4.1.6”体育产业战略布局,将按照市场化、国际化、证券化、网络化为指引,集中资源从体育金融、体育地产、体育传媒、体育赛事、体育教育和体育网络六大平台切入体育产业。
 
不过,在转型当年,莱茵体育就出现巨额亏损。据莱茵体育财报显示,莱茵体育2011-2013年靠房地产业务发展,利润徘徊在5000万元,2014年下滑至1570万元;随即,在2015年开始转型体育后,当年扣非净利润亏损3.59亿元,同比暴跌2386.04%;2016财年,莱茵体育的主营业务仍为房地产销售、能源及贸易销售,而体育运营业务仅占当年总体业务营收的0.46%。2017年,莱茵体育扣非净利润再亏损5637万元。
 
业内人士认为,尽管转型三年有余,莱茵体育始终未能在体育产业寻找到盈利模式。2018年半年报显示,莱茵体育仍以房地产销售为主,营收达3.59亿元,占总营收比例的82.5%。而体育板块中至少8家子公司出现亏损。其中,莱茵达西部体育亏损5.8亿元,浙江莱茵达足球俱乐部亏损409.22万元。对此,莱茵体育解释称,体育运营核心IP因新成立,尚未产生营业收入,但需要大量资金投入。
 
在北京大学国家体育产业研究基地秘书长郭斌看来,转型体育产业时,关键是要找到合适的资源发展路径和商业模式,这些对于转型是否成功很关键。
 
背靠大树乘凉不易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莱茵体育此次易主成都体投集团实际上是与四川也早有渊源。2017年6月7日,莱茵体育与四川彭州市人民政府签署协议,双方将基于“中国·彭州”葛仙山运动休闲小镇项目展开合作,该项目总规划面积约为575公顷,莱茵体育或莱茵体育联合体及其他社会资本方拟规划投资总金额为40亿元。据悉,该项目定位为一个集体育运动、休闲娱乐、创意地产、互联网创客聚落为一体,以消费型文化体育旅游休闲为特色的国际型体育旅游度假区。
 
而四川也在积极布局运动休闲小镇,且已有所进展。2017年8月10日,在体育总局公布的首批96个体育特色小镇试点名单中,四川有4个小镇入围:达州市渠县龙潭乡賨人谷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广元市朝天区曾家镇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德阳市罗江县白马关运动休闲特色小镇、内江市市中区永安镇尚腾新村运动休闲特色小镇。
 
对此,业内有分析人士表示,特色小镇特别是运动休闲小镇正迎来发展的黄金机遇期,莱茵体育在彭州的布局以及经验,也是成都体投所看中的。“作为国资平台,引导产业方向是重要职责之一,此次受让莱茵体育30%股权,也希望释放出成都将发展运动休闲小镇的信号。”
 
在郭斌看来,成都体投集团因是新成立的集团,同时也是成都文旅集团的未来的业务分支之一,目前还没有特别实质性业务,随着成都对体育和体育产业的重视,一系列赛事诸如世界大运会等国际赛事落户成都,成都未来必将成为中国西南体育产业集聚地,这就需要有力的体育产业进行支撑,成都体投通过收购已上市的体育产业公司,弯道超车完成布局。
 
不过,对于莱茵体育而言,郭斌指出,莱茵体育核心业务的商业变现能力较慢、且投资巨大,需要大量前期的现金流做支撑和投入,回本和盈利期可能在十年后,对企业的现金流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也导致了前期一直亏损。未来,莱茵体育背靠成都国资委,需要结合成都文旅、体投等优势资源,深挖西南地区体育产业资源,才能借助国际顶级赛事实现盈利。
 
也有业内人士建议,在体育产业发展中,政府层面仅是引导,落地运营还是市场化的方式,莱茵体育若想借体育板块业务线实现盈利,还需要加强自身的造血能力,打造能够吸引粉丝流量的体育类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