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为了让残疾人有尊严地生活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为了让残疾人有尊严地生活

  “如果我当上了厂长,我将想方设法让大家有事干、有饭吃,让我厂残疾人职工有尊严地生活。”这是谢安民当年竞选商州区社会福利厂厂长时,当着职工的面所作的庄严承诺。十余年来,谢安民托着自己残疾的身躯,走机关、钻厂矿、进学校、到医院,走街串巷,千言万语,千方百计四处联系业务,就为兑现自己当初的诺言。 
  1963年春天,3岁的谢安民因患小儿麻痹症,从此落下了终身残疾。在家庭、社会及亲友的帮助中,他愉快地度过了自己的童年、小学、中学。1981年7月,幸运的招收为商洛市社会福利厂职工,后来全厂转制到商州区社会福利厂,从此,成为了一名自食其力、服务社会的国有事业单位职工。 
  20世纪90年代,整个社会面临国企转制,谢安民所在的企业也不例外。当时,工资低,上班时断时续,不能养家糊口。为谋生,他被迫离开福利厂。先后开过三轮摩托车,贩过菜、卖过鱼、打过月饼、做过糕点,其中的艰辛至今他历历在目。大冬天杀鱼时,手冻得红肿痛痒钻心,半夜都睡不着觉。贩菜时由于隔行,从600多里外拉过来的菜,到商州因天气太热,烂掉过半,最后整车倒进了垃圾堆,赔了个精光,血本无归,欲哭无泪。后来,福利厂恢复营运后,他又回企业干缝纫工。曾先后从事过裁剪、质检员、车间主任等岗位。当时,由于缝制棉衣棉被还是纯手工缝制,大冬天缝被子时,因手冻得红肿,不小心被针扎破,白色的被里子上血迹斑斑,他又不得不自掏腰包再购白布进行赔偿…… 
  在此期间,由于企业管理层管理人员过多,管理混乱,经营不善,分配原则严重失衡,两极分化极为突出,造成职工队伍人心不稳,怨声载道,矛盾较多,时常上访;在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企业缺乏竞争意识,拿不到订单,企业经营无法维持生产,职工随之失去了生活来源;由于资金短缺,设备无法更新,企业固定资产也就10来间厂房,10余台缝纫机,设备落后,职工技术差(两对聋哑夫妻,两对肢残夫妻);前任生产主管由于管理问题被追责。在这种情况下,主管局商州区民政局面向社会进行厂长公开竞聘,报名的人寥寥无几。在工友的鼓舞下,他积极报了名,但家里及亲朋好友极力反对,说这个企业既无流动资金(账上只有几百元钱),工人又没有技术,设备落后,前任留下的几乎是一个烂摊子,没办法搞好……此时,他心存疑虑,不打算上任。后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还是下决心试一把。于是在局领导的支持和工友们举荐下,他竞聘为商州区社会福利厂厂长,走马上任了。 
  上任后他遇到的困难和问题远比想象的多,面对企业千疮百孔的局面,他首先从制度建设入手,建立健全一切规章制度;减少管理人员,压缩办公费用,加强财务管理;提高职工自身的业务技能,让技术好一点给技术差的手把手传帮带;更新设备,投资数万元购置设备;开拓市场,严把质量关,为走向市场创造良好的条件。先是购置一台缝被机,使被子生产全机械化,不再用手工缝制被子,企业生产效率提高了数倍,节省了时间,减轻了工人的劳动强度,再用数月时间,到厂矿、学校、医院等联系业务,虽然收益甚微,但开拓了视野,增长了知识。截至2018年末,职工的工资收入由原来的每月不足千元,增加到现在的2000多元,五项保险由原来每人每年5000来元,增长到每人每年近万元,原单位两对濒临离散的残疾人家庭又花好月圆,喜笑颜开。 
  “这些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厚爱,离不开主管局和各级领导的正确指导和大力支持。我虽无健全的身体,尚有一颗赤子之心,今后,在兼任社区残疾人专职委员这个岗位上,我将以感恩之心感谢党和政府给我们创造这样好的环境和优惠政策,自立自爱,自强不息,为更多的残疾人做力所能及的事情,上为政府分忧、下为社会稳定和谐作一点贡献。”这是离开商州区社会福利厂时,谢安民给我们说的心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