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如何向三线以下城市下沉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如何向三线以下城市下沉

 

腾讯《一线》作者 方砚

距离王磊接手饿了么已经过去了九个月。

去年4月,阿里巴巴集团合伙人王磊迅疾受命,接手刚被收购来的饿了么。肩负着将其融入阿里的重任,王磊上任后迅速对其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仅仅半年后,口碑也被纳入王磊麾下,自此,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后的“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登上历史舞台。

王磊无疑是故事的主角。

王磊原非“局外人”。虽然在饿了么前他在阿里健康做了三年CEO,但再往前回溯,他曾是淘宝旗下移动餐饮服务平台淘点点的负责人。

此番回归本地生活服务主场,熟稔市场的王磊显然有了全新认知。“本地生活服务已经进入下半场”,在王磊看来,人口红利期的消失,让市场进入了全新的阶段。新的阶段,技术的变化、消费结构的变化、人口结构的变化,在本地生活服务中都非常明显。

但要完成这项改革绝非易事。

王磊很快发现,本地生活服务商户的数字化后台跟电商差了五年。一方面,很多商家盯的还只是流量生意,为了获取大流量,不计成本的大额满减、虚假抬升菜价的不健康竞争时有出现。

“满25减23,难不成吃饭还要送钱吗?”

这些“上半场式”的传统简单粗暴的手段即便获得了流量,对品牌自身却是一种伤害。 “我们有的产品不是针对折扣,是针对客单价做的变化,客单价如果是85,就做100减20”,基于数字化运营所做的促销,在王磊看来才是更有价值的手段。但这背后需要一套成熟的解决方案的支撑。

可惜的是,“传统的,只靠单纯流量加复制,一味只想获利”的本地生活平台运营商并没有给到这个行业这样的方案。

所以,2019年对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来说,“相比眼下市场份额,我们更看重的是饿了么与口碑联动,形成一整套数字化解决方案,最终为100万商户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这是其刚刚提出的“三个一百万”目标的其中之一。

除了数字化升级,在市场扩展上,向三线以下城市的下沉是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今年的又一大战略目标。

王磊解释,饿了么和口碑大城市的市场份额不错,但在三四线城市做的不好,主要原因是以前不重视。他说,事实上三四线的用户结构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这些城市,服务新的100万传统线下商户接入互联网平台,让他们也享受到数字化的红利。

基于此,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寄望于在今年新增100万个工作岗位——这其中包括了蜂鸟骑手,包括了帮助行业数字化的第三方从业人员,也包括了因为数字化受益而需要扩大经营进行招聘的商户——这些群体,显然都会因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的数字化改造和推进而受益。

这是王磊为2019年提出的三个一百万计划——显然,相比变现,王磊治下的这家公司更为热衷变革,以及对“商户”的而非“商户数”的无比重视。

以口碑为例。在过去三年间,以后来者身份进入市场的口碑,一直以零费率服务商家,相比在收取佣金的竞争对手,口碑寄望于通过这种补贴手段帮助商家更快成长,从而获取市场。即便在今年口碑承诺的三年免费期满,口碑的佣金也依旧选择低费率和更完整的数字化服务面对市场竞争。

在2019年,王磊的目标一定不在单纯的从行业变现。他告诉腾讯《一线》,口碑最近确实在做商业化,但对商家的收费最低可以到竞对的五折,而饿了么的费率也不会涨,“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是我们一以贯之的使命,绝不会只在嘴上说说”。

“这个行业还应该有更好更快的发展,而不是更早割韭菜”。

在此前的发展中,饿了么所孕育出的蜂鸟,已经成为了阿里的基础能力之一,包括盒马鲜生、大润发,其即时配送都被阿里集团交给了蜂鸟,这也成为王磊认为本地生活服务应进行长远投资的最佳注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