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揭露当前女子监狱的随性生活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揭露当前女子监狱的随性生活



这个令我人生翻天覆地,仿佛不应该被存在的故事发生在Z国沿海一座大城市。

那一年,苍井空已经被人上烂了,我也被大学上烂了,那一年我二十二岁,一个迷茫的年纪,可是比这更迷茫的是我刚毕业就失业,我爸病倒下了,我的女朋友跟人跑了。

毕业后,我和女友多次寻工作无果,便一起到了一家宠物店打工,一个月前,发现她给宠物洗澡洗到了客户的床上,苦苦挽回不了后,我流着泪无奈的接受了现实的残忍。

在宠物店,我每天都过得很苦逼,工资低老板凶同事踩。直到有一天,我遇到了那个对我恨之入骨后来却把我拉进女子监狱工作的女人。

她之所以恨我入骨,是因为我趁她喝醉上了她。

故事开始的那天,我照例是上着班,打扫完一片狼藉的宠物店,走出店门口,在隔壁便利店买了一包五块钱的软白沙,疲惫的靠着墙点了一支烟。活着没有盼头,想死更没有理由。曾经的理想都见鬼去了,每一天过得像行尸走肉。

店门口的台阶上,一字排开坐了一行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有个白嫩的小萝莉,全身汗津津的,bra在校服下若隐若现。青春,真可爱青春。

我叼着烟看着那个小萝莉,她一边打电话,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我,然后看向路边。我又抽了两口烟,一部宝马停在路边,小萝莉走过去,青春,真可爱青春。

小萝莉开了宝马车的门上车,开车的是一个戴墨镜的秃顶大叔,大叔抱住了小萝莉,黑黝黝的手伸向了小萝莉。

我在心里骂,禽兽。

苦逼啊,我悟了,这个纸醉金迷的花花都市,并不是一个农村孩子的天堂。

“张帆,干嘛呢?是不是又偷懒?”一个粗里粗气的声音将我从沉思中惊醒。

一扭头,店长何花,老板是她干爹,我们叫她花姐,正怒目冷对着我。

我把烟头丢掉,奴颜媚骨的问:“花姐有什么吩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我在店里忙得要死,你倒是闲的很,躲在这里偷懒抽烟,没点上进心,难怪你女朋友跟有钱人跑了。”

看着她上下开合的两片薄薄殷红嘴唇,我已经在心里把它骂了一百遍。

女友的出轨对我打击无疑是巨大的,偏偏每天来上班还要受到店长的好心提醒:这点事都干不好,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给狗洗澡都不会洗,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拖地都拖不干净,难怪你女朋友跟人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