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的哥带生病儿子跑车婉拒更多捐助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的哥带生病儿子跑车婉拒更多捐助

活了五十年,冯军觉得,过去四年,比过去四十年,更让他揪心。
四年来,他的出租车上,通常情况,只能后排坐人,因为副驾驶位置上,总坐着儿子小伟。
从出生伊始,一种俗称“蚕豆病”的遗传病,让小伟严重贫血、容易生病。父母年迈、妻子出走,无奈的冯军只能把儿子带上出租车,白天黑夜、吃饭睡觉、载客跑车,父子俩跑遍了成都大街小巷。
从2岁多到6岁,四年时间,小伟的“家”,只是父子俩赖以为生的一辆出租车;他的“床”,也只是后排的座椅。
曾经的困境、挣扎的生活、再到如今汹涌而来的大量捐助,酸甜苦辣咸,冯军五味杂陈。
8月7日,成都红星路,出租车司机冯军带着儿子跑车。
生活
父子“搭档” 24小时拉通跑出租车
8月7日中午,冯军没有跑车,吃过午饭后来到锦江边,小伟最喜欢来这儿玩,父子俩牵手在河边踱着步。
看到前方有好玩的,小伟挣脱爸爸的手,冲了过去,“你跑慢点,再快点爸爸就追不到你了!”听到这句话,跑到前面的小伟停了下来,回转头,牵起了爸爸的手。
8月7日,成都活水公园,冯军带着儿子玩耍。
尽管在半个小时前,父子俩刚刚因为玩平板电脑斗过嘴,小伟憋了脸,差点哭了出来。
这样闲适的场景,在这一对父子之间,并不常见。
出租车24小时不停工、轮番上路运营,一辆出租车,配上2、3个司机是惯例,但冯军没有搭档换班,拉通24小时跑,他唯一的搭档,是坐在副驾的儿子。
“为了赚钱养娃儿,没得办法。”这个身型壮实、留着光头的中年父亲,长期熬夜,留下了两个黑眼圈。
这样闲适的场景,在这一对父子之间,并不常见。
跑了多年出租,他总结出了经验,从晚上7点算起,跑到凌晨3点,跑累了,找个地方就地休息。凌晨六点起来,接单去双流机场,接着回城区拉客到中午,中午再找个阴凉地睡会儿午觉。
这对父子搭档,一起跑车,已经四年了。
困境
治病致家徒四壁 公司专门为他减少规费
和冯军交谈,他时常会提到,“我文化不高”,但他总能准确说出——葡萄糖-6-磷酸脱氢酶缺乏症,一字不差。
出生仅28天,小伟被查出了患有这一遗传疾病,不能食用蚕豆及其制品,否则便会严重贫血,体质虚弱、容易生病。
一场大病,足以摧毁一个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