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乡村的新尝试 有我和家人梦想的生活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乡村的新尝试 有我和家人梦想的生活



  小院里的乡村生活像是细火慢炖出来的。对于遵生小院,冯玮还有很多打算
  有“小我”的——听清晨的鸟叫、呼吸新鲜的空气、租田种些薄荷、看满眼的苍翠
  还有“大我”的——把传统文化传播给更多的人,并带动老村民一起振兴乡村
  一个小院
  崇州道明镇竹艺村,平躺在郁郁葱葱的无根山下,冯玮的遵生小院就在村子的东南角。
  青砖院墙爬满绿植,院里摆着几套竹制桌椅,铺上了靛蓝色的土布。葡萄藤还没结果,架子上挂着几个药香囊,一进小院就能闻到淡淡的中药香味。
  一种生活
  冯玮的父母和公婆在小院长住,冯玮兼顾成都城里的工作,带着2岁女儿一周来几次。小院提供吃食和下午茶,菜单是冯玮公公擀的水饺和用柴火灶烧的菜,下午茶的茶点是冯玮费心买来的古法糕点,花茶有时也是她自己做。后院有一间房,冯玮时不时会在那里教客人做手工,上一些传统文化的课。
  遵生小院里的乡村生活像是细火慢炖出来的,冯玮却是个地地道道的城里姑娘。道明竹艺村作为成都打造的精品川西林盘,冯玮是今年开村第一批入驻的新村民。她说,成都乡村的新尝试,有她和家人梦想的生活。
  她的初衷
  只为给家人亲近自然的机会
  前日,冯玮从成都的家楼顶摘了一大袋薄荷叶带到小院里,婆婆剪几片泡了薄荷茶递给她,剩下准备做驱蚊的薄荷膏。妈妈坐在房檐下的阴凉处,用红线仔细地缝制端午香囊。爸爸和公公坐在葡萄架下含饴弄孙,冯玮两岁大的女儿不时笑出声来,两只小狗在院子里打滚撒欢。
  穿着一身素青色长裙的冯玮粉黛未施,头发绑成了马尾,提着壶斟满了摆在记者面前的土陶茶具,汤色金黄,桂花香气扑鼻而来,“这是我们家的桂花茶,尝尝。”
  这样的生活,冯玮一家人已过了3个多月。
  冯玮出生在崇州市区,后来到成都工作,过着与一般人无异的城市生活。周末,冯玮会带着家人到乡村,踩踩泥土,闻闻稻香。“我们都需要感受大自然。”她告诉记者,去年秋天的一个黄昏,当她看见女儿用手触摸地里的稻谷芒,便生出要在崇州乡村有个院子的想法。恰逢政府打造竹艺村征集新村民,她便毫不犹豫地递了方案。
  但冯玮去年秋天第一次到村子里看院子的时候,院子不长这样。“和现在很多乡村民居一样,墙壁上贴满白瓷砖,电线到处牵着。”她说,川西民居自有美学,于是敲掉了所有的白瓷砖,露出了里面会呼吸的青砖和木头,屋里一应家具都换成了原木色,各种摆设则就地取材,有不少当地产的手工竹编,墙壁上挂着竹筒做的花器,“公公每天早上去白塔湖钓鱼,路上会采些野花回来插上。”
  意外之喜
  小院成了传播传统文化的载体
  一家人在院子里过上了理想的生活,冯玮的初衷得以实现。而让她没想到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院子让她的乡村生活有了更多可能。
  冯玮的本职工作,是在成都一家传播传统文化的公司,她本人也是一名传统文化的爱好者。从小院的名字就能推断,遵生小院,取于明朝高濂所著的《遵生八笺》,记录了古代人合于道法又富具诗意美感的生活方式。因此,在院子里,冯玮会做一些传统的手工——葡萄架上挂着的药香囊和给女儿擦蚊虫叮咬患处的薄荷膏,都是她和家人一起做的。来的客人如果喜欢可以买,想学的话也可以提前预约,冯玮就准备材料教课。
  “在教授的同时,其实也就传播了我们的传统文化。”冯玮认为这是小院带给她的意外之喜——满足“小我”的同时,小院成了传播传统文化的载体。上一周,参加竹艺村驻留计划的6名外国艺术家在后院的交流室里,听冯玮和朋友从结绳记事讲到蒙恬造笔、仓颉造字,还花了两小时,用毛笔临摹完了李清照的《如梦令》等诗词。
  冯玮喜出望外,对小院更加上心。她拿出近日正在翻看的《随园食单》告诉记者,这本清代文学家袁枚作的饮食名著,处处体现自然饮食的天然旨趣和中国菜肴蕴含的文化。“这也是我现在的一个构想,让这些菜出现在我们的菜单上。”
  小院接到的预约不断,经营收入和普通农家乐相比,这个有特色的小院自然更胜一筹。“经济收入我当然不排除。”冯玮爽朗地笑着,“但这真的是额外惊喜。”
  未来打算
  带动本地村民一起振兴乡村
  作为竹艺村里的新村民,冯玮也和老村民打过好几次交道,甚至主动邀约他们前来,做一些有报酬的手工活,听几堂免费的传统文化课。
  “我不敢说我这个就是乡村振兴,但我希望他们能从中看到附加值带来的经济效益,从中学习到一些新的模式。”冯玮告诉记者,在竹艺村生活了几个月,认识了一些纯朴的村民,也大抵了解他们目前的谋生方式。“一些去城里打工,一些做一些普通的竹编产品。”但她认为,目前成都正着力振兴乡村,乡村有了变美、复兴传统文化的机会,这些老村民的谋生方式可以进一步升级。
  授之以渔,是冯玮打算做的事。“竹编是道明很有优势的一个特色,但是为什么村民们拿出去卖的竹编产品经济价值不高?是因为产品设计不够美,没什么附加值。”冯玮说,所以小院欢迎老村民来,体验乡村里的美学。“前几天又有一个大娘说可以过来帮我做香囊,我说可以啊。我觉得她可以感受到用土布做的香囊的美感,也可以感受到院子里的各种美学,这才是最重要的,以后她在自己的院子里也可以这样做。”
  对于遵生小院,冯玮还有很多打算,有“小我”的——每周能在小院多呆一些时间,听清晨的鸟叫、呼吸新鲜的空气、租一片田种些薄荷、看满眼的苍翠,还有“大我”的——把传统文化传播给更多的人,并带动老村民一起振兴乡村。

最新推荐

荆门率先实现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
荆门率先实现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
荆门率先实现乡镇污水处理设施全覆盖 长期运行,需让百姓看到好处 社会资本投资乡镇生活污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