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汽车 > /文章内容

刘源谷俊山:电池“芯”蓄力 汽车“氢”上阵

99.9%的人都看了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一直在旋涡中,彼时怀揣梦想投身乐视造车事业的高管们,...

  电池“芯”蓄力 汽车“氢”上阵
  邹渝泉率团队使国内首家氢燃料电池膜电极产业化落地

  广州创新英雄

  当电动汽车驰骋在新能源风口之上时,已有创业者走向下一条赛道。

  氢燃料电池汽车,便是崭露头角的新生事物。试想,当氢气与空气当中的氧产生反应,汽车便能在路上轻快地跑动,整个过程无尾气仅排放出水,是多么理想的交通工具。氢能作为21世纪最具发展潜力的清洁能源,终于从实验室迈出向产业化阶段的一步。在这条商业化赛道上,谁能首吃“螃蟹”抢占行业制高点?

  不久前,在黄埔区、广州开发区,一家由多位海归人才创办的企业宣布,国内首家氢燃料电池膜电极产业化落地。这个项目背后有何深意,能否成为煽动氢能产业的翅膀?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何瑞琪 图、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王维宣 视频剪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刘晓溪

  专题统筹:刘文亮

  谋篇布局:快速拥抱“氢能热”

  走进鸿基创能科技(广州)有限公司,一种快速感迎面而来:无尘车间建设将近完工,生产线正紧张地组装调试,第一代膜电极产品HyKey1.0已经发布,只待今年9月实现大规模批量化生产。这一切距离企业初创之时,还不足一年半时间。

  “现在各地都意识到氢能源发展的重要,我们动作一定要快,否则进入这个领域很难了。”鸿基创能总经理邹渝泉说,团队冒着风险也要与市场抢时间。

  这波声势渐起的“氢能热”,与今年氢能源首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相关。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推动充电、加氢等设施建设”,立即引起市场关注。业内认为,氢能产业将迎来繁荣时代。邹渝泉说,去年布局氢能源领域的上市公司寥寥几家,如今已有许多家进行投资。

  在这条越来越多企业参与的商业赛道上,氢燃料汽车无疑跑得最快。当下,电动汽车在电池本身的技术上还没有重大突破,氢燃料汽车作为新能源汽车的另一种分支,给了人们新的希望。国外的车厂已经研发出充氢3分钟、续航超过700公里的汽车,从效率和续航角度而言,几乎可以称为未来汽车环保的终极解决方案。

  由此,作为全国三大乘用车的生产基地之一的广州,迎来了发展氢能产业的“天时地利人和”。邹渝泉发现了这点,也将自己的创业事业起点,放在了广州。

  蓄势待发:研发氢燃料电池中的“芯片”

  在这轮风口爆发前,鸿基创能的8名初创成员在氢能源行业中等待契机。邹渝泉出国后,从事燃料电池研发工作,并结识了其后的合作伙伴。其中有加拿大国家工程院院士叶思宇博士,及国内燃料电池质子交换膜的技术领头人唐军柯博士。

  2015年,世界上第一款氢燃料电池量产车诞生。2016年,中国燃料电池迅速进入产业化方向。“我们私下讨论,产生了回国创业的想法。”邹渝泉说,国内的氢能与燃料电池产业仍处于起步阶段,但这意味着蕴藏有巨大商机。

  氢能源的产业链很长,他们要“掘金”的地方叫做氢燃料电池膜电极。

  膜电极,又号称氢燃料电池中的“芯片”,是燃料电池电堆产生电能的反应核心。邹渝泉说,全球在此领域的成熟企业不超过5~6家。其研发门槛极高,且不说动辄成百上千万美元的研发经费,光是研发周期都长达10~20年。但为何能吸引众多创业者投身其中?原因很简单,它是燃料电池里最“吃”成本的部分。如果研发出国产的膜电极并实现量产,氢能源汽车价格可大幅下降。

  如能成功,那么制约我国氢能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难题将迎刃而解。而对于鸿基创能的创始团队而言,经过漫长的职业生涯的积累,研发出自主知识产权的膜电极已经不是难题,如何快速集合团队、生产产品、抢占市场,诱惑非常大。

  破茧而出:每一步“蹦着走” 抢占行业先机

  2017年12月,邹渝泉第一个提出辞职,只身回广州成立公司。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