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汽车 > /文章内容

为什么对中国汽车来说挺麻烦?

99.9%的人都看了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一直在旋涡中,彼时怀揣梦想投身乐视造车事业的高管们,...

为什么对中国汽车来说挺麻烦?

蝴蝶效应,一直以来都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话题。尤其在科技领域,远方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往往会在未知的方向掀起一场风暴。

比如说最近火热的“安卓收费”,而今就在众多隐藏轨迹里扩散着它的影响。

面对欧盟的连续罚款,谷歌刚刚宣布安卓将在欧洲开始收费,从11月起将面向硬件公司收取每台设备最多40美元的费用。虽然这项政策目前仅在欧洲实行,但被国际媒体广泛解读为安卓收费政策的开始。

面对谷歌的安卓收费信号,国内媒体首先关注的是国产手机的欧洲市场问题,但其实另一个隐蔽程度较深的问题我们可能会忽视:安卓收费,很可能给自主品牌与某些合资品牌的车载系统带来影响。

为什么这么说,我们必须先从中国汽车们与安卓的关系说起。

安卓收费,为什么对中国汽车来说挺麻烦?
QQ截图20181107152330
今天,车载屏幕已经差不多成为了新车的标配,众多娱乐、导航、辅助驾驶与车辆监控能力都通过车载屏幕来实现。这块屏幕已经成为了车辆价值的一部分,而屏幕背后当然是需要系统来支撑的——就像手机0S一样,汽车OS就这样跃入了科技界的视野。

在国内汽车市场上,自主品牌是在车载系统上发力最猛的厂商群体。其中又以新能源车、互联网造车势力为主。而这一部分厂商与背后供应链,很大一部分都选择利用开源免费的安卓系统来定制自己的车载系统。

这样做的优点看似十分明显,比如使用成本低、开发简单,很容易打造出一个“看起来”具有某些创新的系统。并且由于安卓系统手机已经广为人知,某种程度上来说,用户上手也会比较容易。

“我们一开始也打算自己做(操作系统),但是发现实在太难了。”长城哈弗F5上市发布会上,智能研发部负责人这样说。

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曾发出感概:“自研操作系统真的超级困难”。曾经成功推出UC浏览器的何小鹏在这方面似乎又更深刻的体会,他说,以前做浏览器内核,几百人的团队做了十年,还是做的很痛苦。

但问题来了,由于跟欧美车载系统保持独立,国内“安卓改”流派的车载系统,很可能将会面临安卓收费的连锁反应。

假如如很多国内外分析师与媒体认定的那样,安卓收费成为大趋势,即将不断发酵。那么对于国产汽车来说,有这样几个麻烦很可能在未来不期而至:

1、使用成本可能加大,开发成本与测试成本也随之上升,突然让最省钱的车载系统模式变得不再划算。

其实本身基于安卓做深度定制,也是一个大坑。手机领域的小米就建立了一个规模非常大的UI团队,每一次Android升级都需要做新的匹配,放在汽车上这个过程也同样适用,比如小鹏汽车为此配备了数百人的团队。

2、由于谷歌要推出自己的车载Android系统,很可能会进一步收紧汽车领域的合作。

2017年,谷歌宣布将在2019年推出不与手机相连的独立车载安卓系统,而从Android Auto的方案来看,车载安卓很可能也要基于谷歌原生框架,换言之很可能是国内用不到的。但为了支持自己的系统发展,谷歌大概率将会控制其他车企用安卓改装车载系统。随之而来的,也许将是国内车企用安卓改车载系统的空间急剧收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