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 /文章内容

他们在西关以“咖啡会友”60多天,冲破你的世界观!

99.9%的人都看了

(分享)减压之去西藏旅游
(分享)减压之去西藏旅游

公司组织去西藏旅游 多美的景色,来一次跳跃 这是布达拉宫 这景色太美了 这河水多干净 这天气多...

视力障碍就不能手冲咖啡?

只有‘盲人按摩’和‘待在家中’

才是安全的选择?

为什么人生一定要贴上

‘弱势’‘悲情’的标签?

……

是时候了,夏日正盛大。

荔湾区老西关城墙附近,一所旧房子透着淡淡的咖啡香气。过去一年的“不服气”和自我探索后,晓晓、韦琳、瓜瓜、慧恒等视障人士日益相信——咖啡就像一道口子,能在黑夜戳出温暖平等的光点。

他们伴随不同程度的视力障碍,看不清眼前的世界——对大多数人来说几乎等同于失去人生的可能性。4月底,他们在旧房子中打理起一家手冲咖啡慢闪店,制作不掺杂“悲情”的手冲、拿铁、冷萃。

他们在西关以“咖啡会友”60多天,冲破你的世界观!

咖啡师可以成为一种职业,同情也并非人生的必需品。60多天过去了,这里吸引各种各样的人前来“帮衬”。

当大家都在期待或希望窥探视障人士的励志故事时,往往忽略,真正发生改变的,是另一群人。

〓故事〓

无需赋予意义

被咖啡消融的“怜悯”

中山七路68号是一栋老式建筑,藏在大马路侧边的巷子,房子角落,便是手冲咖啡慢闪店。6月底的一天,吧台内。第三次光顾慢闪店的苏伟航穿起店员的围裙,“试手”一件件咖啡设备,沉浸其中。

半个月前,得知慢闪店的存在,未曾接触过视障人士的他满是疑惑,“视障可以冲咖啡?”苏伟航不敢相信,看不清东西怎么能控制咖啡的水粉比和水温,不自觉地产生了“同情”。

他在民生财富广州分中心工作,为高净值(个人持有可投资资产超过1千万元)人士寻找有意思的活动。苏伟航回忆道,“我想跟手心咖啡计划合作,让大家感受视障人士带来的感动。”

直到第一次去到慢闪店“踩点”,咖啡改变了他的想法——这里不需要怜悯。

他们在西关以“咖啡会友”60多天,冲破你的世界观!

那天,店员之一的瓜瓜冲了一杯手冲咖啡给他。这位来自广东汕尾的视障女生曾在家待了10年,2018年来到广州学习手冲咖啡,走出自己的小世界。18克咖啡豆,一壶热水,磨好的咖啡粉放入滤杯,从滤杯中心一圈一圈倒水……看到最后一个环节,苏伟航不禁沉思——瓜瓜拿着水壶空转,直到汁液停止滴答的声音消失——咖啡冲好了。

咖啡有上千种香气。入口的层次感,藏着咖啡豆以及咖啡师的水平。苏伟航也爱好手冲,甚至“嘴刁”,却在交流咖啡提建议时犹豫了,“毕竟……这是视障人士冲出的咖啡,怕自己太苛刻。”然而,瓜瓜和同事谢绝了同情和客套的赞美,期待他最直接的想法。

同样是咖啡爱好者,在咖啡的专业性的追求这点上并没有不同。

于是,他鼓起勇气说,“层次感还不够,也许倒水的位置再往中间靠点,感觉会更好。”这句话,令瓜瓜和同事颇为开心,觉得苏伟航是“专业的”。而苏伟航也发现,这里聚焦的并不是“视障”。

体验的不是同情心,活动还能开展吗?“当时,我们直接和手心咖啡达成了合作。”苏伟航回忆道。后来的体验活动上,大家因咖啡聊得起兴,先是苦涩酸爽,细品慢酌后又感到个中香甜,许多人都记住了咖啡师们的宣言——“我们看不见世界,就让世界看见我们!”

当活动结束,苏伟航技痒,希望走进吧台感受——“不同的冲法和工具、咖啡大师的分享壶、折摆得整整齐齐的围裙,以及一滴咖啡粉和油腻感都没有的吧台……”,视障咖啡师们也感受到苏伟航的专业性,希望他通过体验吧台来切磋技艺。当走进的一刻,他不禁感叹,这里的人真的热爱咖啡。“他们冲的咖啡,这价格真的是很值了,当然,要跟自己精选的咖啡豆精心细泡的比,还会有点差距。”他半开玩笑道。

身处风光的金融行业,与大额的社会资产打着交道,苏伟航有时也会想,什么才是创造社会财富——“金融给资产增值,却不是唯一的途径。而他们在打破视障人士的标签,创造价值,这不也是巨大的意义吗?”

〓相处〓

以咖啡会友吧

彼此也可相约泡馆

咖啡消融了额外的“同情”,也带来了新的朋友。

同样是6月底的一天。“我们以后有机会就约出来一起泡咖啡馆吧。”来自顺德的飞飞也是咖啡师,面对眼前的视障朋友,颇为开心,就像又多了一位志同道合的朋友。她回忆道,早在2018年12月的一个中午,便在流花湖附近遇见过手心慢闪店的小伙伴们摆摊手冲咖啡。

“当时是先被手冲咖啡吸引到,后来才得知,他们是视力障碍者。”飞飞由衷地觉得,他们有很多冲咖啡的环节值得交流,以为只是偶然的相遇,不曾想到,今年5月,当初偶遇的咖啡师们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实体店。

飞飞调侃道,“泡咖啡馆”是咖啡师的天性,6月便约上了一群朋友前去探店,各自点了想要尝试的咖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她对慢闪店颇有感触,“这里的布置——桌上有盆栽,边角有图书角,原木色系的桌椅吧台给人十分舒服。”让飞飞更欣喜的是,咖啡如同一个切入口,让彼此走得更近了。

眼睛有光感,能模糊看到近距离物体的轮廓,要用80倍的放大光学电子仪看到纸上的字。23岁的晓晓是一名低视力女生,也是慢闪店的见习店长。在咖啡香气氤氲的店里,安安静静的冲一杯咖啡,或是开玩笑聊天交流分享,是这里最快乐的事情。

而飞飞所看到的图书角,正是晓晓的“心水”好书分享。“不同的咖啡豆都会有酸甜苦味在里面,为什么酸和苦是最容易感受到呢?因为酸和苦分别代表未成熟和有毒,生理机制为了保护身体而发出了信号,这是我听《人类简史》知道的。”晓晓的语气里透着自豪。

彼时,飞飞邀请了晓晓等人前往顺德的咖啡店分享自己的咖啡之路,还认识了一位顺德籍的视障手心咖啡师。“我挺喜欢他的,不仅会冲咖啡,而且还会玩音乐打鼓,我很期待互相的分享。”飞飞还记得,当时两人爽快地加了微信,大家都希望相约“泡咖啡馆”。

与视障人士的互动只能局限在“失明”上?飞飞并不觉得,“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

在她看来,咖啡是种特殊的饮品,它涵盖了咖啡师冲泡的过程。“不同的习惯手法、不同的习惯器皿、不同的感知和理解……每一位咖啡师冲出的咖啡都有属于自己的味道,大家互相讨论彼此的手法,是件很有趣的事情。”

〓慢闪背后〓

他们是不服气的青年

咖啡之外还有许多梦想

记者了解到,慢闪店源于广州市合木残障公益创新中心发起的手心咖啡计划慈善项目,助力残健共融的社会氛围,冲破“弱势”“依赖”“没可能”的种种标签。

据悉,国内大部分视障人都呆在家中,有工作的视障人也多在行动受限的按摩院里做盲人按摩工作。手心咖啡计划则让视障人士跟随专业咖啡师学习手冲咖啡,拓宽人生,探索新的职业可能性。

这一项目背后,藏着青年人的不服气和梦想。他们期待去寻找额外的可能性——“待在家里”“接受盲人按摩是唯一出路”“作为弱势群体被‘闲置’于社会的安全角落”都不是他们所服气的。

部分视障人士在过去一年时间通过学习,参与了SCA全球精品咖啡协会咖啡基础知识认证,取得证书。这也是在平等共融的天平上,一个小小的砝码。

最新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