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军事 > /文章内容

情报局在东南亚的“秘密战”

99.9%的人都看了

美媒要中国就潜航器事件道歉
美媒要中国就潜航器事件道歉

中国周二向美国移交了上周在南海捕获的美国海军的一个潜航器,对于威胁可能在特朗普就任前点燃海...

情报局在东南亚的“秘密战”

秘密战的缘起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美苏两大阵营间的对抗日益加剧。为了应对冷战的需要,杜鲁门政府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开始大规模加强美国的国家安全体系,先后成立了国家安全委员会和中央情报局等机构。

1948年5月,国务院政策设计委员会主任乔治·凯南提议:为了对苏联开展心理战,美国应当加强在国外从事秘密政治活动的能力。6月18日,杜鲁门签署了NSC/2号文件,下令对苏展开秘密战的相关活动。该文件指出:“美国政府公开的对外活动必须由不公开的活动来补充。”同时,该文件还对秘密战的具体内容进行了规定:“(秘密)行动应该包括各种有关的不公开活动;宣传、经济战;先发制人的直接行动,包括破坏与反破坏、爆炸和撤退措施;针对敌对国家的颠覆,包括援助地下抵抗组织,及支持自由世界国家中当地的反共分子。”根据这一文件,中央情报局成立了一个专门从事秘密行动的部门——政策协调局,并且规定该部门的负责人由国务院任命。

“秘密战”由此成为美国对外活动中一种极为重要的形式,并且这种“秘密战”不局限于宣传攻势和心理攻势等“文”的活动,还包括各种使用暴力的活动。欧洲在战后已经形成了一条稳定的东西方分界线,两大军事集团对峙,战争一触即发。因此,中情局不敢在欧洲贸然采取行动。相比之下的远东地区则是另一番景象:许多国家动荡不安,局面十分混乱。这就为中情局采取“秘密战”提供了“用武之地”。

退入缅甸的李弥部队

1949年下半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横扫中国大陆,国民党的垮台指日可待。12月9日,云南省主席卢汉宣布起义,并借开会之机软禁了国民党政府中央派驻云南的第26军军长余程万和第8军军长李弥。这两支部队随即向昆明发动进攻,卢汉一时招架不住,被迫释放了余程万和李弥。余程万丧失斗志,决定让第26军全体撤退,第8军也不敢单独贸然攻城,只好一同撤退,随后两军向滇南转进。

12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四兵团入滇作战,当得知第26军和第8军向滇南撤退的消息后,刘邓部第94师开始追击。12月29日,正在莫斯科访苏的毛泽东电告刘少奇,让他转告正在中国西南作战的刘伯承和邓小平:“转知卢汉及云南我军,只可在李弥、余程万之先头阻止其向越、缅前进,不可向其后威胁或追击,以免该敌过早退入云南。卢汉及我军均应向该敌进行政治工作,策动该敌起义。”随即第94师被命令暂停推进,以麻痹国民党军主力。另一方面,陈赓率领第四兵团和四野三十八军的两个师开始进军云南,破坏滇缅公路以阻止国民党军向越南和缅甸逃窜。

美国中央情报局在东南亚的“秘密战”

国军撤退缅甸路线图

蒋介石原本打算将第26军从蒙自机场空运至海南岛,第8军留在云南建立反共军事基地。但到了次年1月中旬第26军准备撤退时,人民解放军占领了蒙自机场,截断了第26军撤退的空中之路,于是国共两军在滇南展开厮杀,国民党军大部分被歼灭,仅有少数部队逃亡缅甸和越南,其中逃亡缅甸的部队是国民党第26军93师278团和第8军237师709团的残余军队。2月下旬,这批部队先后抵达了泰缅边境大其力附近的孟捧地区。后来,二战期间参加过缅甸远征且留在滇南的一些国民党复员军人也加入其中,这三支部队联合组成了一个统一的临时指挥部,并自行命名为“复兴部队”,人数在2200人左右。由于这批部队后来由李弥领导,因此又被称为“李弥部队”。刚刚退入缅甸的李弥部队,补给完全断绝,部队只能变卖一切值钱的东西以购买粮食,不足的就向村民赊借。到3月底,除台湾汇来5万泰铢外,主要依靠当地华侨。4月份,李弥来到泰国并带来个人的储蓄10万美金暂为救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