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杜海涛 沈梦辰:关于首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几点思考

99.9%的人都看了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67.54亿元 今年10月份,广东实验中学为在校学生举行18岁成人礼活...

摘 要:高等教育国际化是将国际性、跨文化或全球视角融入到高等教育的目标、功能和服务的过程。首先,阐释了“国际化是实现目标的途径,而非目标本身”的观点;其次,以“双一流”“一带一路”倡议和首都“四个中心”定位为目标,分别论述了高等教育国际化如何服务这些目标;最后,面向教育行政部门、高校、教师和学生三个方面提出建议,从而充分发挥各利益相关方在国际化过程中的主观能动性。

关键词:首都;高等教育;国际化

全球化作为一种社会现象有着悠久的历史,其对于世界事务及人类发展等其他方面在过去的三十年中有着深远的影响。目前,全球化已取代后现代主义作为理解世界发展的理论框架。高等教育国际化本质上是高等教育机构顺应全球化趋势所采用的一种策略,即将国际性、跨文化和全球视角融入高校 “教学、科研与社会服务” 三大功能之中[1]。

高等教育国际化:实现目标的途径,而非目标本身

高等教育国际化是衡量一个国家、地方、高等教育机构或专业课程的国际化程度的重要依据。但高等教育国际化作为将国际性、跨文化或全球视角融入到高等教育的目标、功能和服务的过程[2],其本质上是实现国家层面、地区层面或机构层面高等教育目标的一个途径,而非目标本身[3],可由两方面进行阐释:

一方面,关于国际化测度的研究重视对目标的实现,而非实现国际化本身。例如:胡齐克(Hudzik)与斯图尔(Stohl)提出的高等教育国际化测度标准包括 “输入-输出-成果”三方面,其中成果主要用于测量其目标的实现[4]。佩奇(Paige)提出高等教育国际化的维度,包括愿景与目标、教学与课程、科研、预算、校园生活、师资队伍及领导力、国外教育与移动性、国际学生、教师参与国际性活动、质量评价过程等[5]。荷兰与弗拉芒地区认证组织对课程的国际化提出了五个方面的标准,包括愿景、学习成果、教学、教师和学生[6]。尽管不同学者对于高等教育国际化测度的研究层次与角度存在差异,但都关注目标,体现了国际化作为一种途径而非目标本身。

另一方面,学者围绕 “国际化本身作为目标”的观点进行了批判。国际化是大学在以实现高质量教学与科研为目标的基础上所进行的组织变革、课程创新、教师发展和学生移动性等过程中呈现的特点,而不是为了国际化而国际化[7]。奈特(Knight)的《关于国际化的五个“神话”》[8]以及大卫(de Wit)的《高等教育国际化:九个误解》[9]均系统地论述了盲目追求国际化的问题。例如:一些盲目招收留学生以实现“国际化校园”的高校其真实动机是创收或提升排名,由于缺乏相应的师资条件及环境,反而使留学生感到“边缘化”。进一步而言,国际上的各种大学排名使用国际化作为质量监控的指标其本身是值得商榷的。高校受排名指标设计的影响,若不顾自身办学特色与能力,面向留学生群体采取“宽进宽出”政策,其国际化程度是无法实现高质量的。此外,一些高校追求与国际高等教育机构签订合作协议,但合作协议过多只能导致协议停留在纸面上,无法实现有效的合作等。

首都高等教育国际化:服务国家战略及首都定位的有力抓手

由于国际化是实现目标的途径,而非目标本身,所以首都高等教育国际化需要服务国家战略以及首都功能定位,从而确保高等教育对首都和国家的建设提供人才支撑与服务。

1.服务“双一流”战略

“双一流”战略的目的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其总体目标包括推动一批高水平大学和学科进入世界一流行列或前列;加快高等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提高高校人才培养、科学研究、社会服务和文化传承创新水平。从服务 “双一流”战略、实现高等教育强国目标的角度,国际化应引导资源(人、财、政策等)依据 “双一流”战略的近期、中期和远期目标,有规划地投入到高校和学科的建设、高等教育现代化的建设以及高等教育创新发展上。“双一流”战略中也明确提出国际化的内容主要涉及与国外开展实质性合作、建设国际化教学科研环境,以及提升国际品牌形象及在国际教育事务中的话语权。

2.服务“一带一路”倡议

“一带一路”倡议的核心理念是主动发展与沿线国家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共同打造政治互信、经济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体、命运共同体和责任共同体[10]。服务“一带一路”倡议需要国际化以切实促进我国与“一带一路”国家开展合作从而形成利益、命运和责任共同体为目标。国际化应将重点放在培养国际化人才上,因为这是实现我国与其他国家有效开展合作的人力资本保障。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核心素养框架内容[11],国际化人才的培养体现在:一是至少精通一门外语;二是了解和尊重其他国家的文化和习俗,拥有跨文化的理解能力与社会资本构建能力;三是自主行动,拥有对自身所处环境的多样性以及自身角色和理想角色的感知能力。国际化人才需要通过丰富的教育经历和背景,培养其国际视野以及对自我身份认知的意识,从而更好地利用已有的资源开展活动,实现价值最大化。

3.服务首都“四个中心”定位

《京津冀协同规划纲要》中明确提出了首都“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全国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国际交往中心和科技创新中心。奈特(Knight)提出国际化的驱动力包括社会文化、政治、经济和学术四个方面(图1)[12],即国际化作为一种途径,可用于实现社会文化、政治、经济和学术四个方面的发展。而这四个方面恰好与首都“四个中心”的功能定位相契合。因此,首都高等教育国际化应体现在增强民族文化的认同、培养跨文化的理解能力、提升经济增长与竞争力以及更高的科研水平和更广阔的国际学术视野等方面。

图1-1-1.jpg

图1 国际化的驱动力

面向教育行政部门的建议

作为统筹协调指导高等教育的教育行政部门,在推进国际化过程中需要重点关注三个方面:

1.科学灵活的资源分配机制

高校的运行与发展主要依靠财政拨款,这就需要教育行政部门对北京地区的高等教育机构总体发展状况及各校优势与短板有清晰认识,从而明确各校在服务国家战略与首都定位一盘棋中的角色及定位,按其重要性和影响力来分配资源。对有潜在巨大贡献的高校提供灵活的资源支持。目前,高精尖创新中心及创新项目的建设以及“一带一路”倡议沿线国家的留学生奖学金及国家人才培养基地项目均明确服务国家相关战略。

2.均衡重点相兼顾的教育规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