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教育行业2019前瞻:政策更加明朗

99.9%的人都看了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67.54亿元 今年10月份,广东实验中学为在校学生举行18岁成人礼活...

教育行业2019前瞻:政策更加明朗




2019年2月20日,第三届GPLP投资产业峰会暨2018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成功举办。此次产业峰会,由创投专业媒体GPLP犀牛财经举办,得到了蓝光地产、凯联资本以及500多位知名投资人、企业家、创业者、媒体代表的支持参与。

本届峰会教育圆桌论坛以“教育投资2.0时代”为主题,邀请了凯联资本管理合伙人刘慧、三好网创始人何强、龙之门教育集团董事长兼CEO黄向伟、京东教育事业部总经理钱曦、海风教育联合创始人兼COO俞昊晟、光大控股新经济投资总监朱 晨 共同就教育投资2.0时代做了深度探讨及解读。

2019年教育行业有哪些发展趋势?教育新政对行业有何影响,让我们且听嘉宾的现场分享。

凯联资本管理合伙人刘慧:教育未来考验核心竞争力

无论2018年还是2019年,教育一直是凯联资本重点关注的一块,我们也非常关注大消费,包括跟科技相关的,高端制造这块。

2018年对整个教育行业的从业人员和投资机构来讲都是不平凡的一年,2018年政策变化之大,市场变化之大可能是教育史上里程碑式的一年。

不过客观而言,凯联资本认为,教育新政的出台,不管是对投资机构还是教育公司,从长期发展来讲肯定是一个好的事情,是促使整个行业良性发展,告别过去的野蛮生长,教育创业未来考验的是真正的核心竞争力,应该做长期的发展,比如新技术在教育行业的应用越来越多,不管是人工智能应用,还是信息化的普及。

三好网创始人何强:2019年政策更加明朗 三步曲将是新技术核心

2018年中期大家确实都很焦虑,因为政策频出,各种文件也在陆续下放,从行业的角度来看,2019年的政策更加明朗。各种文件的推出本质是什么?不是要取消,而是要规范这个行业。对三好网来说,行业的规范合规性是核心,其次新技术中大数据毫无疑问是非常重要的一环,AI是生产力,大数据是生产资料,脑科学是生产方式。

关于未来,教育的赛道依旧比较多,比如K12、学科教育,毫无疑问,伴随孩子十几年最核心的是以学科教育为主线的素质教育。

龙之门教育集团董事长兼CEO黄向伟:教育信息化利好

教育首先要满足的是国家发展需要,然后才是满足个人发展需要。

另外教育信息化提出了信息技术常态化应用,这个大的板块有很大的潜力,而且国家在这方面的资金投入也很大,我们龙之门在这方面也增加了很多的项目,投资很多,未来这个赛道上会有很多机会。

关于新技术,我们认为技术再厉害,若违反了教学规律就是不行的,因此,在未来发展过程当中,在教育行业有三个方面需要注意:

一个是教育公平;

一个是班级个性化教学;

再有就是素质教育,他认为素质教育是非常有机会的。

京东教育事业部总经理钱曦:k12领域有机会,看好在线教育

2018年虽然有很多公司受到政策的影响被被迫关闭,但多是小规模公司,因为资质或经营问题而倒闭,是此前教育行业疯狂发展所埋下的隐患。

2019年或许三个月、或许半年之后之后,随着行业规范,申请做教育业务的资质可能比以前要容易拿到。

在线教育是京东教育始终看好的方向。它通过互联网解决时空问题,确实提升了教育业务过程中各环节的效率,对用户、机构都有作用,所以它的发展空间一定会更大,也更有意义。我们现在在教育领域聚焦的是两个具体赛道:

一个是职业教育;

一个是中小学K12这块,K12里更细分的话会偏向素质教育多一些。

不过,如果要做好在线教育并不容易,其中最关键的一个词就是耐心。

海风教育联合创始人兼COO俞昊晟:线上教育仍需加强 

在线教育仍然有很多需要加强的地方,一直到今天,同行业的大咖们都在这条路上努力。

2018年的教育政策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重头方向,那就是不允许搞竞赛,我们认为这个政策在对学生的引导上是有利的,可以把目光拉回到学生需要解决的问题上。

整个教育市场的竞争格局非常大而散,在这样的地域格局和竞争格局下,这样的政策会带来什么变化呢?

严格意义上来讲,这本质上是让一些相对来讲不够标准的机构逐步退出市场,但市场仍然有需求,这时,作为头部企业的我们就有很大的市场机会了。

因此,无论出现了怎样的新技术,核心还是要讲数据的应用和对企业的赋能,老师怎样利用新技术,以更低的成本达到同样的教学质量和服务满意度,然后最后在商业上探索的问题。

光大控股新经济投资总监朱晨:教育行业值得投资

对于国家的新政,我们从投资人角度来看包含两个层面,一个是对教育产业以及教育企业实际运营的影响,第二是对投资人相关的是退出通道,以及资本市场整体的情绪的反馈。

在现行体制下的监管,教育行业的政策相对来说是宽松,甚至是鼓励的态势,会引导我们投资机构向教育的那些赛道聚焦。

从退出角度来说,教育产业从历史上,包括以成熟产业为例参考来看,退出一直是具有挑战性,从投资机构来说要非常注重自身的时间点,想要做好、做大教育产业,是一个非常需要耐心而且相对长期的过程。

相比其他行业来讲,在中国有刚需的教育行业,有助于穿越经济低谷到达盈利期,未来可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