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山西北部城市的创客教育“实践”

99.9%的人都看了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67.54亿元 今年10月份,广东实验中学为在校学生举行18岁成人礼活...

山西北部城市的创客教育“实践”


春节期间,街道上处处张灯结彩。在山西省朔州市一小学附近的街道上,单词突击、一对一辅导、作文辅导、语数英……六七家培训机构排列其间,春节期间并未营业。

某小学附近的校外培训机构一条街,一对一、学科辅导机构林立。(未来网记者 杨波/摄)

而在另一处街道上,坐落着一家创客教育培训机构,而这,在当地屈指可数。

通过走访,记者了解到,不同于一二线城市校外培训机构市场的火爆,这里是另一番景象。针对升学的学科类培训市场较为常见,创客教育机构仅寥寥数家。

创客教育落地

近年来,我国创客教育呈现蓬勃发展之势。2020年,有预测显示,中国创客教育市场规模将达到1981.11亿元。对于还有待开发的三四线及以外城市来说,创客教育市场将迎来一片新蓝海。

业内人士透漏,仅去年一年,在朔州当地就新布局了至少八九家乐高类型的教育培训连锁机构;而另一边,一年半之前,80后卢俊义就开始“谋划”这家创客教育机构了。

与常规创办培训机构的思路不同,卢俊义称自己是“野路子”。他告诉未来网记者,几年前,他在太原一国企从事工业自动化工作,之后辞职创业,才开始踏上教培行业。

在15年的工业自动化的工作经历中,卢俊义发现,一些刚毕业的大学生理论知识扎实,但实践操作的能力却很缺乏。

加之,如今国家政策不断呼吁要为孩子们“减负”,如何才能让孩子们更开心的学习?国家推进人工智能教育进课堂、教育信息化2.0等一系列政策为创客教育、steam教育、编程教育等素质教育领域刮入了阵阵“春风”。

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卢俊义萌发了做创客教育的想法。

“我没有多少幼儿的资源,就弯道超车了一下,去和幼儿园合作,在学校里争取一些生源。”卢俊义说,“目前,我已经在朔州和四所学校发展了合作关系,包括三所小学和一所幼儿园。”

在刚开始选址的时候,他先是在太原考察了很多商圈,包括各大创客培训机构的学员数量、店面装修、价格、课程体系等等。但因为太原的门店租金很贵,加之没有什么资源,所以就想到了自己的老家朔州,在太原与朔州之间他一直纠结了好几个月。

创客教育进课堂

对卢俊义来说,他虽然抓住了政策的风口,但要创客教育进课堂却“挑战重重”。

除了自身的市场还有待开发之外,生源不足、如何吸引优秀师资也是困扰三四线城市创客教育发展的难题。

卢俊义的创客教育进课堂,目前存在两种模式,分为校内社团课和校外机构课,而学生主要集中于三至五年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