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健康 > /文章内容

给我们带来了“甜蜜的健康”

99.9%的人都看了

7款花式酸奶,酸甜美味又健康,
7款花式酸奶,酸甜美味又健康,

7款花式酸奶,酸甜美味又健康,随心所欲任你搭! 酸奶是减肥好帮手,每天来上一杯冰凉酸酸的原味...

给我们带来了“甜蜜的健康”

  那个把健康做成“甜蜜”的小药丸的老爷爷离开了。今天一早,社会各界人士纷纷到八宝山送别我国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发明者、中国医学科学院北京协和医学院原校长顾方舟教授。寒风凛冽,暖暖的告别厅里带着淡淡的悲伤,大屏幕上反复播放着顾方舟不同年代的照片,萦绕在耳边的不是哀乐,而是《我爱你中国》的主旋律。告别厅外的挽联是顾方舟的真实写照:“为一大事来鞠躬尽瘁,做一大事去泽被子孙。”

  他是脊髓灰质炎的噩梦

  顾方舟是我国组织培养口服活疫苗的开拓者之一,他把毕生精力都投入到消灭“脊髓灰质炎”这一儿童急性病毒性传染病的战斗中。对于现在的年轻人来说,脊髓灰质炎是一种陌生的疾病;但对于50岁以上的人群,这是一种曾经让人闻风丧胆的疾病。上世纪50年代我国曾经大规模暴发脊髓灰质炎疫情,人人闻之色变。1957年,31岁的病毒学家顾方舟临危受命,开始进行脊髓灰质炎研究,终于研发出现在大家所熟知的“糖丸”。2000年,在原卫生部举办的“中国消灭脊髓灰质炎证实报告签字仪式”上,顾方舟作为代表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他给几代儿童送来了甜甜的健康。今年1月2日,顾方舟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这个名字,在医务工作者之中并不陌生。北京协和医院儿科主任宋红梅说,以顾校长为代表的老一辈科学家,严谨敬业的精神特别值得大家学习和弘扬。作为一名儿科医生,宋红梅更能感受到,脊髓灰质炎疫苗的发明“拯救了几代的儿童,让孩子们免受小儿麻痹症的伤害。”顾校长坚持一辈子做好一件事,“他的科学研究,是以临床需求为导向的,完全是为了解决临床的问题,丝毫没有功利心。”在今天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时代,顾校长的这种精神对大家来说更是一种震撼与启迪,这也是很多临床医生和科研人员在朋友圈里缅怀他的原因之一。就像很多人说的那样:脊髓灰质炎是很多人的噩梦,他是脊髓灰质炎的噩梦。

  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校长王辰说,顾方舟先生逝世后,公众对“糖丸爷爷”点赞之多,言辞之切,“使我们看到社会对一个人最高的评价。”

  拿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

  在疫苗研究中,经过动物试验阶段后,需要“真人”进行试验。顾方舟研发的脊髓灰质炎疫苗是“活”疫苗,这意味对于受试者来说,要面临未知的风险,很可能会因为喝下疫苗而患上疾病。顾方舟和他的同事们毫不犹豫选择自己进行试验。他喝下了一小瓶疫苗溶液,一周过去后,生命体征平稳,没有出现任何的异常。

  用自己做过试验,他仍然觉得不放心:成人大多对脊灰病毒有免疫力,要证明疫苗对小孩也安全才行。“找谁的孩子试验呢?”顾方舟咬了咬牙:拿自己刚满月的儿子做试验。试验如果失败了,轻则瘫痪,重则死亡。思来想去,他偷偷给孩子服用了疫苗,度日如年地默默等待结果。让他欣慰和感动的是,妻子知道后,尽管非常煎熬,但没有怪罪他,还宽慰他儿子一定会平安的。在顾方舟的感召下,同事们也纷纷给自己的孩子服用疫苗,他们用一种看似残酷的执着,表达着对国家、对人民、对科学的爱。测试期终于过去了。顾方舟和同事们用自己的孩子证明疫苗是安全的。

  1960年12月,疫苗刚刚上市的时候还是液体的,服用时需要家长将疫苗滴在馒头上,稍有不慎,就会浪费,小孩还不愿意吃。顾方舟突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把疫苗做成糖丸呢?经过一年多的研究测试,顾方舟等人终于成功研制出了糖丸疫苗,除了好吃外,糖丸疫苗也是液体疫苗的升级版:在保存了活疫苗病毒效力的前提下,延长了保存期,于是就有了今天的“糖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