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湖北 > /文章内容

40年磨一剑;湖北建筑业的“高大上”

99.9%的人都看了

湖北男足挺进全运四强
湖北男足挺进全运四强

湖北男足挺进全运四强 昨晚的天津海河教育园体育中心足球场,一场关键的小组赛打响,湖北队毫无...

40年磨一剑;湖北建筑业的“高大上”

    从一把泥刀走天下,到十大建筑名片响四方;从常年徘徊全国中下游,到总体实力稳居中部第一,40年来,湖北建筑业越战越强,已成为湖北省的支柱产业。
    2017年,全省建筑业从业人员约260万人,建筑业企业达2万家,实现建筑业总产值1.34万亿元,位居全国第三,同比增长13%,实现增加值2468亿元,同比增长12.5%,占全省GDP的6.8%,实现利润5233亿元,同比增长9.7%。
    湖北建筑业世界闻名。
    2017年,全省对外承包工程企业新签合同额148.7亿美元,同比增长18%,位居全国第2位,完成营业额70.8亿美元,位居全国第6位,业务涵盖电力、水利、公路、铁路、港口、机场、房建、市政、矿产和新能源等10个领域。在今年10月举行的中国中部国际产能合作论坛“建筑业专场”上,湖北建筑企业共有18个重点项目集中签约,签约金额达302亿元,签约项目及金额均创当天九大产业专场之最。如今,湖北建筑业走向全球150多个国家和地区,谱写了遍布五大洲、服务全世界的“丝路传奇”。
    湖北建筑业为啥这么牛?
    知名企业云集,特级企业达25家,中建三局、葛洲坝集团年产值都过千亿元。专业门类齐全,房建、市政、高铁、轨道交通、桥梁、冶金、电力等样样精通,建造能力一流,打造了一大批高、大、上的亮点工程、精品工程,为湖北建设做出了巨大贡献,也为世界各国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
 
    
    全国50多座摩天大楼湖北造
    高“空中造楼机”刷新城市天际线
 
    摩天大楼兴起于19世纪末的美国,为了城市商业发展,增加更多营业面积而兴建。时至今日,建摩天大楼早已不仅仅是为了利用城市土地,促进商业发展了,它还是城市的地标,一座国际性大都市如果没有摩天大楼是不可想象的。
    改革开放40年来,全国各大城市纷纷修建超高层大楼,这些大楼的身边,经常能看到一个名字——中建三局。截至目前,中建三局承建、参建全国300米以上的高楼50多座,其中24座是近5年新承接的。
    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能搞定如此多的高楼,中建三局手中必有绝活。
    这绝活是什么?今年7月,外交部湖北全球推介会在外交部蓝厅举行,中建三局研发的全球首款“空中造楼机”——自带塔机微凸支点智能顶升模架系统惊艳亮相,这款“空中造楼机”堪称大国重器,宣告了中建三局在超高层建造技术领域的绝对领先优势。
    鲜为人知的是,“空中造楼机”是在施工中边试边造出来的,发展至今已是第四代产品。
    2005年,中建三局参与432米的广州西塔总承包施工。该工程平面呈类三角形,若采用传统施工技术,要如期完成施工任务难比登天,项目研发团队提出大胆设想:将施工竖向结构的模板和挂架悬挂在钢平台以下,用液压千斤顶顶升钢平台,带动模板与挂架整体同步上升,完成上一楼层的混凝土结构施工,这就是第一代顶模——低位顶升钢平台模架体系。第一代“空中造楼机”出手不凡,广州西塔核心筒施工速度最快达到两天一个结构层,总工期缩短280天。
    2009年,中建三局成立攻关小组,依托福州世茂国际中心项目,对“空中造楼机”进行改进,成功研发第二代顶模——模块化低位顶升钢平台模架体系,并在福州世茂国际中心、福州宇洋中央金座、无锡国金中心、苏州国金中心、镇江苏宁广场、重庆国金中心、天津现代城、天津117大厦等工程建设中大显身手,施工总建筑面积超350万平方米。
    2012年,在高438米的武汉中心项目,第三代造楼机——微凸支点智能控制顶升模架首次亮相,其顶升液压系统的推力也大幅提升至2400吨,可以将3万名成年人同时顶起。第三代造楼机先后运用于武汉中心、深圳华润总部大厦等项目。
    在第三代顶模的基础上,经过近两年的研究试验,现在,中建三局又研制出升级版“自带塔机微凸支点智能顶升模架系统”——超高层建筑智能化施工装备集成平台,在全球首次将超高层建筑施工的大型塔机直接集成于平台上,可同时进行4层楼、多个工种流水作业,能抵御10级大风。目前,该平台已应用于北京“中国尊”、武汉绿地中心、沈阳宝能环球金融中心项目。
    13年的不懈研发,“空中造楼机”成为中建三局在激烈市场竞争中致胜的“杀手锏”,见证了一座座拔地而起的摩天大楼不断刷新中国城市天际线。
 
    跨过大海跃过山川
    大湖北建桥军团领跑世界
 
    印度洋岛国马尔代夫是很多人心驰神往的旅游度假胜地,纯净的白沙、碧绿的海水与深蓝色的天空相映成趣,珊瑚礁在鱼群环绕下显得生机盎然。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使得马尔代夫的旅游业蓬勃发展,但该国岛屿之间交通不便,制约了国家的进一步发展。
    2015年11月,中交二航局中标援建马尔代夫中马友谊大桥EPC项目,这是世界上首座在远洋深海珊瑚礁地质条件下实施的跨海大桥,全长2000米。建设者攻克了远洋深海珊瑚礁地质、深水长周期波和高温盐腐等三大技术难题,2018年8月大桥顺利通车。“这是一座经济发展的大桥,也是一座社会发展的大桥。”马尔代夫住建部部长穆罕默德·穆伊兹说。大桥建成后将有效缓解首都马累的居住和交通拥挤状况,为马累环礁的经济发展打通交通大动脉。
    造一座桥、拉动一国发展的事不止这一次。塞尔维亚泽蒙-博尔察大桥、马来西亚槟城第二跨海大桥、文莱大摩拉岛跨海大桥……中交二航局的市场遍布东南亚、南亚、中东、欧洲、非洲、南美洲的27个国家和地区,项目总数达到100项,合同总额接近90亿美元。中交二航局已成为一家下辖12家子公司,13家分公司,3家参股公司,30余家投资、房地产项目公司,以及30余家经营性分公司和海外经营办事处,以路桥、港航、铁路、城市轨道交通、市政工程施工为主业,“大土木”、多元化经营的大型工程建设企业。
    擅长造桥的企业,在湖北还不止一家。
    上世纪50年代,为建设武汉长江大桥,铁道部武汉大桥工程局(中铁大桥局前身)成立。自出生开始,中铁大桥局就注定与桥这种庞然大物结下不解之缘。
    出自他们之手的大桥,以身子骨硬朗著称。60多年来,“万里长江第一桥”的武汉长江大桥,历经无数次自然灾害,遭遇过近百次大型船舶的撞击,仍岿然不动。同样由他们建设的南京长江大桥自1968年12月通车至今,发生30多次桥体被撞事故,都没有对桥体产生实质性的伤害。
    建好一两座桥不难,然而60多年来,中铁大桥局一直在建桥,已成为世界上目前设计、建造桥梁最多的企业,迄今已在国内外设计建造了2600余座大桥,其中精品优质工程不在少数。
    2009年12月武广高铁正式运营,同日中铁大桥局建造的武汉天兴洲长江大桥通车,成为中国第一座跨越长江的高速铁路桥梁。铁路桥面可并行4列火车,时速可达250公里。天兴洲长江大桥创下当时跨度、荷载、速度和宽度4项世界第一,2010年获桥梁界的“诺贝尔奖”——国际桥梁大会“乔治·理查德森”大奖。2011年1月,中铁大桥局建造的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通车,大桥全长9273米,是世界首座可并行6列火车的铁路桥,设计时速300公里,位居大跨度高铁桥梁中的世界领先水平。凭借该桥,中铁大桥局2012年在国际桥梁大会再次荣获“乔治·理查德森”大奖。实际上,“乔治·理查德森”大奖中铁大桥局拿过6项,国家优质工程金质奖也拿过3项,此外还有34项鲁班奖。
    “坚守质量,传承创新”“跨越天堑、超越自我”。今年11月2日,北京国谊宾馆内,第三届中国质量奖颁奖大会隆重举行。中铁大桥局荣获第三届中国质量奖,成为此次获奖单位中唯一的工程建设企业,让企业所在地湖北实现了中国质量奖“零”的突破。
    如今,中铁大桥局拥有目前全球最大的上回转塔机、国内最大的振动打桩锤、最大的桥梁钻孔施工钻机等一大批高端建桥装备,还拥有100多艘各类海上施工船舶组成的舰队,堪称湖北建桥军团中的精锐部队。
 
    中国标准中国技术
    上湖北建筑人勇当播种者
 
    56岁的默加布是湖北工建驻孟加拉W-8项目部仓库管理员。他已经在W-8项目上工作了3年多,每天与中国人打交道,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已经刻入他的脑海中。中午12点是中国人的午餐时间,下午3点是穆斯林的午餐时间,两个时间表可以在他脑海中随意切换,并善意地提醒他身边的中国朋友们。
    孟加拉是湖北工建海外发展战略的重点国家之一,在此先后承建了孟加拉军用机场、孟加拉HARIPUR 132KV变电站土建、孟加拉ULLON 132KV变电站土建、孟加拉吉大港管网改造等多个项目。每个项目完成后,往往还留下一支技术娴熟的当地工人队伍。
    默加布就是其中的受益者之一,当初从中国运来的各种施工设备摆在他面前时,和其他孟加拉员工一样,他既好奇又迷茫。但在中国员工的帮助下,默加布很快学会了从运管堆管到GPR地下探测仪再到水平定向钻机等技术和设备的操作运用。每当工人们从他这里领取材料设备,他都会像对待宝贝一样,一遍遍的讲解它们的用法及维护方式。
    湖北建筑企业走出去,不仅给当地人一份工作,还传授给他们经验、技术、智慧,并将中国的标准推广至全世界。
    2016年10月5日,非洲首条电气化铁路亚吉铁路(埃塞俄比亚-吉布提)正式通车。今年1月,这条铁路正式开通商业运营,被誉为“新世纪的坦赞铁路”。这是中国企业从规划、设计,到融资,再到实施的第一个跨国互通电气化铁路项目,实现了集技术、设备、运营一体的全套产业链输出。设计这条铁路吉布提段的,是位于武汉的中铁第四勘察设计院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铁四院)。
    铁四院在国内高铁领域鼎鼎有名,国内运营通车的高铁设计,至少一半是出自铁四院之手,铁四院设计完成的国内高铁、城际铁路站房超过360座。高铁作为中国“走出去”的一张名片,要与全世界的竞争对手较量并取胜,其中的技术难度可想而知。
    要拿下项目,就得靠实力说话。2013年,瑞典、挪威、丹麦等国谋划修建接入德国的高铁,武广高铁总设计师、铁四院副总工程师许克亮受邀与会,他在会上提出的建议被国外专家采纳。全长800多公里的梅马铁路被誉为尼泊尔的“京广高铁”,其东部4个标段为韩国企业设计,时速160公里,西部4个标段由铁四院等中方企业设计,时速200公里。设计吉布提多哈雷港集装箱码头铁路装卸场时,法国专家同意线路的轨道系统、信号系统等全部使用中国标准和中国制造零部件。
    一次次克难攻坚,铁四院不畏挑战,硬是用扎实的技术功底,让对方心服口服。在多个国际学术交流场合,外国专家称赞铁四院:“你们的高铁技术已走在世界前列。”5年来,为推动中国标准国际化,铁四院累计完成了1500多册、3500多万字技术标准和规范的采购、翻译、整理、发布和归档,建立了比较完备的标准和规范资源库,通过一个个工程项目,这些标准日益为世界所知,每隔一段时间,铁四院大楼里就会出现一群“洋面孔”,他们都是前来取经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政府官员、企业技术人员等。今年7月,尼泊尔政府就派出30多人的代表团前往中国参加中国铁路技术标准培训,其中有15人还特意前往铁四院进行铁路设计学习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