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内 > /文章内容

信任你的直觉:8个简单的原则

99.9%的人都看了

聂树斌母亲已接通知去法院
聂树斌母亲已接通知去法院

图为聂树斌 资料图 #法晚深度即时#(深度记者 温如军 杜雯雯)今日,有自媒体消息称,河北 聂树...

信任你的直觉:8个简单的原则

大体而言,我们倾向于信任我们的直觉。在决策研究者凯里·莫尔维吉(Carey Morewedge)和迈克尔·诺顿(Michael Norton)及他们的同事们所做的一项研究中,人们报告说,比起他们正常的有意识的思维,比如刻意思考某件事,努力解决一个问题或者做一个计划,他们的直觉和直觉感受——例如出现一个预感,阅读的时候思维游离到另一个主题,一些想法好像蹦到了脑海中——更能揭示他们的真实感受和真实的自我。参与者评估了发生在他们身上的许多心理体验中每一种的自发程度,并单独评估了每种体验在多大程度上揭示了他们的真实信念和感受。这两个评估结果是高度相关的——一个心理体验越是无意识产生的,包含的主动性越少,例如一个梦或弗洛伊德式口误,人们越相信它揭示了真实的自己。
 
为什么我们对直觉的信任甚至多于对谨慎思考的信任?从根本上说,我们相信直觉与相信感觉的原因是一样的。信息轻易地、自然地进入我们的意识中,我们不需要花费力气去弄明白它们,它们看起来是“真实”的,“就在世界当中”。就好像当我们看向庭院里一棵很高大的树时,我们不假思索就能立即知道,那是一棵树。
 
如果我们从外部世界感受到的信息不是那么清晰和易得呢?如果它变得模糊怎么办?比如,当我们不是非常确定走过来的那个人是我们的朋友,或者那边的灌木丛里是我们的狗,我们必须尽力看清楚并思考那是谁、灌木丛里是什么东西的时候。我们对自己看到的是什么东西不是非常确定——这时,直觉登场了。我们必须赌一下那个移动的东西是什么,并且希望能赌赢。
 
因此,一方面我们确实倾向于信任我们的直觉,另一方面我们也意识到它们可能出错或具有误导性。当我开始写这一章时,我在社交媒体和讨论中心发布了一个帖子,向用户询问,有多少次结果证明他们的直觉反应完全是错误的。我注意到,他们的回复主要分为两大类:在不必要的情况下感到恐惧和在需要谨慎质疑的时候过度自信。在第一类回复里,一个女人写道,在她第一次见到现在的恋人时,她认为他是个“花花公子”,并与他保持距离,直到最后她超越了自己的奇怪直觉,意识到“他是最甜蜜和最忠实的男人”。其他人写道,当他们认为某人遇到危险时(因为一个奇怪的声音,或黑暗的街道上一闪而过的景象)飞奔过去救人,却发现根本没有发生危险的事情。在第二类过度自信的回复中,一个男人写道,他总是认为他喜欢的女孩会来到他身边并注意到他,但是她们从来没有。另一个用户写道,他总是认为自己在考试中表现得很好,但最后却发现结果非常糟糕。对于我的问题,所有的回复都相当漫不经心,但它们凸显了我们的“闪念”是如何蒙蔽我们的。
 
因此,对于什么时候可以信任你的直觉,我们立即可以得出两个基本原则。原则一是,如果有时间的话,对你的直觉冲动至少稍做一点有意识的反思。我们很快会看到,有意识和无意识的思考有不同的优势和不同的弱点,如果你能运用两者是最好的方法。如果可能的话,检查你的工作!原则二是,当你没有时间思考时,不要仅跟随你的直觉,为了小利而冒巨大的风险。
 
总体而言,决策研究者不喜欢直觉,并倾向于将有意识的反思描述成一个拯救我们容易出错的直觉的白衣骑士。但是骑士也会犯错误。是的,我们可能低估我们的选择,但我们也可能高估我们的选择,因此,有意识的深思熟虑可能让我们误入歧途。
 
在最近的研究中,UTT研究者展示了如何通过将有意识过程和无意识过程结合在一起,做出最佳决策,而且是以这样的顺序:有意识在先,无意识在后。例如,你应该先有意识排除不满足必要标准的选择,如太贵、太小、太远等。这时,你才应该将通过第一个测试的选择交给无意识判断过程,在一段时间里不去(有意识地)思考你的选择,稍后看看你的感觉如何。
 
鉴于在人类历史上有意识的思维能力出现得更晚,我们在没有有意识思维协助的情况下无意识地解决复杂问题的能力,从进化角度而言是有意义的。记住这一点,那么,对于那些远古时代时更容易遇到的问题,比如在群体中判断对其他人的待遇是否公正,或者发现谁对其他人有伤害性,无意识思维机制工作得更好是合情合理的。做出这种区别的能力对于和谐的社会生活和群体团结来说很重要。研究者加普·汉姆(Jaap Ham)、吉斯·凡·顿·博斯(Kees van den Bos)以及他们的同事们将UTT的理念运用到现代生活中可能出现的此类问题中,例如,在一个复杂的法律案件中判断被告是否有罪,判断一个公司雇用程序的公正性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