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国内 > /文章内容

美术生哭了:没日没夜画了6个月

99.9%的人都看了

聂树斌母亲已接通知去法院
聂树斌母亲已接通知去法院

图为聂树斌 资料图 #法晚深度即时#(深度记者 温如军 杜雯雯)今日,有自媒体消息称,河北 聂树...

美术生哭了:没日没夜画了6个月

“大家觉得是捷径,无非是认为艺考中文化课要求比较低,其实,你只要走过,就会知道这个捷径还真不好走。”来自兰溪的王子文(化名)目标是考上中国美院。
 
“83分”,看到自己的联考成绩时,来自金华的小雅(化名)哭了,“我在杭州没日没夜地画了6个月啊,这个分应该报不了好学校了。”其实这个成绩不能说差,但小雅自己觉得不太理想。
 
那一天杭州是个阴雨天,非常冷。看着女儿右手那粗糙的皮肤,妈妈心疼得眼眶红了,“都说艺考对文化课要求低轻松些,我们就选择了这条路,哪知道这么苦。”
 
每天画12个小时以上,持续半年
 
雨雨雨,最近杭州的天气一直不太好,给人的感觉又湿又冷,可有个场合,一走进去,钱江晚报记者只觉得热。
 
数十人分成几排紧挨着坐在一起,每人面前一块画板,他们各自紧盯着自己的画板刷刷地下笔,脚下则是略显凌乱的各种画具。
 
这里是富阳一间普通画室。
 
“联考已经结束了,有的学生就回家准备文化课去了,现在留在画室的都是备战校考的,相对也是对专业比较喜欢,而且对所考学校要求比较高的,所以你看都特别认真。”画室老师向记者介绍。
 
穿着自己高中学校的绿色校服、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瘦瘦高高的王子文正在研究自己的作品,“联考我没考好,我现在要全力准备美院的校考,否则这一段时间的付出就白费了。”
 
王子文来自兰溪,他说自己喜欢画画,初中曾学过一年,到了高中后,他的文化课成绩排在全校200多名,而前100名才有上一本的可能,所以在高一时他就决定走美术艺考这条路。和家里人商量,父母也觉得与其高考大概率失败,不如艺考博一把。因为学校没有专门的美术班,他就来到杭州。
 
“好多人都说艺考是文化课不好的学生考大学的一条捷径,你怎么看?”钱报记者直接问他。
 
“捷径?没那么‘捷’吧,反正考美术我觉得是很苦的,当然我不否认,文化课成绩不太好是我走艺考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但是这条路真没有我当时想的那么轻松。先不说花费都是几万几万起的,就说我们的培训生活吧,每天至少要画12小时,基本都要封闭培训6个月以上,吃住都在这郊区,如果对美术一点兴趣也没有,仅仅是为了走捷径考大学,这种日子,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下来的。”
 
“春节回家吗?”对于记者这个问题,王子文愣了下,“春节?没想过啊,那时是不是还没校考啊?过不过春节不重要,我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备战美院校考。”
 
据王子文说,他遇到过选了艺考这条路,后来又因为太辛苦又后悔的,“走到半道,又想走回头路,哪条路都不好走!”
 
要走这条路,兴趣还是第一位的
 
“我是因为特别喜欢才选择美术的,小时候就学过。”来自磐安的星宇和王子文在同一个画室学习。这是个特别自信的女孩。
 
联考考了87分,她对即将到来的校考也充满了信心。
 
选择住在六人间的寝室,每个月生活开支控制在1000元以内,哪怕是画室每周有一天的休息时间,她也很少外出,每天就是不停地画画,这就是星宇在杭州的生活。
 
因为各方面表现不错,星宇还是班长,帮着老师管理班级。
 
“不多练,手就会生,就和那些正常高考的同学刷题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放弃文化课学习来培训专业课,不努力的话,更加实现不了自己的梦想。”星宇解释,“除了兴趣,我选美术还因为实用,父母也和我讨论过,觉得学了美术也算是有一技之长,以后就算找不到好工作也可以自己创业。这也可能是目前美术比较热的一个原因吧,我们同学在一起也会互相这么鼓励。”
 
但是星宇的目标也比较明确,要努力上好一点的院校。
 
“只有上个好一点的学校,起点才会比较高。其实我们考生自己也知道,现在对艺考生的文化课成绩要求是越来越高了;所以,选择走这条路还是要慎重的,兴趣还是第一的,否则,真的难以坚持。我们培训班里也有一些被父母逼着过来的,这些往往会半途而废,就算最后坚持下来考试可能成绩也一般。”
 
星宇说,如果有后来者也想走这条路,那一定要考虑清楚,自己一定要有兴趣,发自内心地喜欢,不然枯燥的训练和各个环节的压力会让你喘不过气来。
 
看到女儿粗糙的右手,她流泪了
 
小雅来自金华,她在位于富阳的另一个画室培训。作为家中的独女,在杭州培训的这段日子,是她第一次离开父母这么久。校舍因为新搬迁,宿舍里甚至还没有安装空调。
 
“女儿没有叫苦,说反正每天在宿舍睡觉的时间也不长,她们画画都要到晚上12点多,但我心疼,尤其那右手,皮肤粗糙得像过去砍柴人的手。”妈妈偶尔会来杭州看看小雅。
 
1月4日,小雅查到自己的联考成绩,“83分”,了解到有不少同学比自己的分高,小雅哭了。她不清楚自己这个分能上什么学校。“我和她爸也不懂,因为当时选艺考就冲着高考时文化分低来的,没想到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