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共同守望大运河的文化记忆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共同守望大运河的文化记忆



  深秋时分,京杭大运河畔。山东济宁任城区宣阜巷一个60余平米的工作室,不时有三两游人慕名而入。

  手指翻飞,凝神静气,一个年轻的小伙子放下剪刀,又完成了一幅人像剪纸。与顾客提供的人像照片比对后,游人不禁称赞作品的逼真。

  2012年,学习化工出身的“90后”青年李占恒,在父亲的反对下辞去外企工作,全身心投入自儿时就热爱的剪纸工艺。

  “我小时候和擅长剪纸的奶奶生活在一起,这门技艺让我着迷。”从最初摆摊卖剪纸到开设门店、网店,李占恒如今的收入已远超过当初在外企打工。

  “我最初也没想到,剪纸艺术会这么受年轻人追捧。”由于订单过多,为了保证质量,李占恒不得不将产品从淘宝下架。

  姑娘的长发飘逸,少年的阳光俊朗,夫妻的恩爱和睦,在小小的剪纸作品中栩栩如生。“每一幅我都力求发挥出最好水平,做出独一无二的作品。”

  每完成一幅人像剪纸,需要5到7小时。精雕细琢的过程让李占恒的生活仿如工作室门前流淌的京杭大运河,静谧而又深邃。

  数百年来,这条河积淀的文化记忆吸引着越来越多像李占恒一样的年轻人。他们以独特的审美方式,把浓缩在成长记忆中的风土人情化作充满时代活力的艺术作品。

  颇有“Q版”气息的神荼、郁垒手持“风调雨顺”“国盛人和”的桃符,身上服装的纹饰取自虎符、汉瓦等文物……1994年出生的满亚宁笔下的年画,色彩斑斓,引人注目。

  今年2月,满亚宁还创作了作品 “天师斩病毒”。年画中的天师戴上N95口罩,衣服上的传统纹路也换为“加油”“众志成城”“万众一心”“抗击疫情”等字样。

  “年画是承载民族记忆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满亚宁说,“我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让更多的同龄人了解年画,亲近非遗。”

  在京杭大运河沿岸,非遗并没有和这个时代渐行渐远,而是以非常独特的方式,融入了当代年轻人的生活。

  微山湖边,从事螃蟹、对虾养殖的杨成民,时不时会哼唱一段端鼓腔。

  表演者边击鼓边演唱的端鼓腔又名端公腔,已有上千年的流传历史。它以祭祀的礼仪方式、戏剧性的表演形式、曲艺式的说唱语言,承载了湖区人民在生产、生活中祈祷祭祀、祝寿祈福、喜庆丰收的记忆。2011年,入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名录。

  乡亲们依然保留着在一些特殊时刻演唱端鼓腔的风俗。傍晚时分,小小村落,不时回响着孩子们打着鼓跟父辈学唱的声音。

  1990年出生的杨成民已有了一双儿女,他们也是听着端鼓腔长大。口传心授,那些唱腔就像滋养他们长大的大运河,慢慢融入了骨髓,正如杨成民所说,每每唱起来,就能找到一种“生活的仪式感”。

  20年前,“80后”的丁新厂偶尔接触到内画,从此情系一生。两年前,已是山东省工艺美术大师的他首次收徒,收下了两位“00后”徒弟。

  如今,在内画工作室里,两位十二三岁的男孩儿十分熟练地在十厘米高的瓶子内侧作画,一根根墨竹如微风拂过,栩栩如生。

  明万历年间,鼻烟自欧洲传入中国,到清代已颇为流行,成为人们显示身份和馈赠亲友的时尚物品。乾隆嘉庆时期,内画鼻烟壶出现,将中国书画完美融入鼻烟壶。

  “老祖宗传下来的手艺应该传承下去,开枝散叶。”丁新厂9岁的女儿每天完成作业后,也会跟着爸爸学习内画。

  “在小小鼻烟壶内作画题字难度极大,一个线条都要琢磨两个月,靠的是坚持。传统文化要传承下去,更要坚持。”丁新厂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