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探访那些独树一帜的电影文化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探访那些独树一帜的电影文化




 

从2016年上海国际电影节将 “一带一路”作为国际展映板块的常设单元,它便以国际化的视野,带领观众遍览了多国的风土地貌与人间故事。今年的 “一带一路”电影周单元自国产片《白云之下》启程,它将带领我们前往不同地域的影像世界:哈萨克斯坦的《偷马贼》、希腊的《如何变成鸟》、印度的《RK还是R KAY》、埃及的《卢克索》……

一系列来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作品,呈现了该倡议本身具有的文化交流意义。同时,从电影史的角度来看,这场展映也具有不同的价值:如果没有这样的电影周,或许观众很少能够看到哈萨克斯坦、罗马尼亚、拉脱维亚等国的作品。人们总是将美国电影用作商业电影的代名词,将法国、意大利看作是艺术电影的聚集地,而许多其他国家的作品,在公众的视野里,处于长期匮乏的状态。但是,在“一带一路”沿线的众多国家里,其实潜藏着许多独树一帜的电影文化。

与其他大洲国家的影片相比,对于欧洲“小国电影”的研究与讨论,已经形成了相对完备的体系。当然,亚洲“小国电影”也以各自的方式,在世界电影版图上涂抹了属于自己的色彩。而从这次上海国际电影节的片单中也可以发现,来自拉丁美洲、非洲与大洋洲的“小国作品”,也构成了一组不亚于亚欧的群像。

常有人谈及美国好莱坞对于商业电影形态的侵蚀,但其实欧洲大国的艺术电影,也以各种方式“锻造”着所谓“艺术电影”的语法与套路。因此,对于“小国电影”的思考,帮我们打开的不仅是文化视野,还有电影视野。这些来自不同国家的电影创作者,无疑会创造出内容与形式独树一帜的作品。从主观上来说,他们汲取了来自本国的文化土壤;从客观上来说,美国等“电影大国”的作品对商业市场的侵占,也让他们不得不寻求自己的方式来维生——要么寻求更为极端、更具本土性的类型;要么秉持一以贯之的作者性,在国际电影节上取得承认。

值得一提的是,在“一带一路”沿线上也有许多国家,早已形成了颇为完备、足以自产自销的电影体系。但即便如此,我们的观众对这些国家的作品仍旧知之甚少。譬如,印度电影拥有令人惊叹的多样性,绝不仅仅限于歌舞片与喜剧;泰国电影在商业、艺术两个领域均取得了颇为可观的成就;俄罗斯电影虽不及曾经那么辉煌,但仍不时有引发争议的巨大突破。今天这篇文章,就将沿着“一带一路”的足迹,从电影史的角度,探访那些不为我们所知的“电影小国”,以及那些不为我们所熟知的“电影大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