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一个人的生活习惯、习性实际上是很不然容易改变的,当某一个人迁到一个新的地方,不仅把某些风俗习惯带到了新的地方,而且把自己的方言、语言习惯以及对事物命名的方式带到了新的地方,就会有很多旧地的纪念要在新地表现出来。这种现象表现在整个族群上那就会形成一种移民的地名。有一些移民的地名虽然不是以移民的原居名为名的,但是也体现了另外一种地名命名的特殊性。”

我们今天就来谈谈以千字文中的内容为地名命名的两个例子。

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 日月盈昃 辰宿列张 寒来暑往 秋收冬藏 闰馀成岁 律吕调阳

云腾致雨 露结为霜 金生丽水 玉出昆冈 剑号巨阙 珠称夜光 果珍李柰 菜重芥姜

海咸河淡 鳞潜羽翔 龙师火帝 鸟官人皇 始制文字 乃服衣裳 推位让国 有虞陶唐

吊民伐罪 周发殷汤 坐朝问道 垂拱平章 爱育黎首 臣伏戎羌 遐迩一体 率宾归王

鸣凤在竹 白驹食场 化被草木 赖及万方 盖此身发 四大五常 恭惟鞠养 岂敢毁伤

女慕贞洁 男效才良 知过必改 得能莫忘 罔谈彼短 靡恃己长 信使可覆 器欲难量

千字文另一种特殊存在: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一、 甘肃民勤

1.民勤人从何处来?

民勤(古称镇番),地处河西走廊石羊河的中下游,古代是个水草丰盛的地方。 “问我祖先来何处?山西洪洞大槐树”。这是在北方地区流传的一句民谣,民勤也是如此。有军屯、民屯和商屯,也有历官定居居的仕宦,其中军屯为主要,并且首当其冲。明洪武年间河西征虏战争结束后,有不少的军官士兵留戌边庭,在这里成家创业,繁衍生息。[i]暂且不追溯历史,仅凭其地名特点我们便可知一二:这是有规模性的移民。这一点很能证明其军屯移民的历史。

千字文另一种特殊存在: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根据一些族谱的记载军屯移民有从浙江宁波、直隶北京顺天府蓟州遵化县(今河北省辖县级市)、江南江陵应天府(今南京)等地而来。

2、民勤的地名与千字文

 

甘肃民勤县湖区红柳园以北的各乡村名依次采用千字文中的字作为村名,比如“天成”(今收成乡)、“地平”、“元和”、“黄岑”有的还要加上东南西北上下这些方位词,比如“下润西县”、“邱成上县”,而且地理分布都有一定的地理顺序,大致从南到北从东到西。这些地名告诉我们这些地方的移民很显然是由政府统一排定和安排的一次较大规模的移民。

千字文另一种特殊存在: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3、为何要以《千字文》为地名命名?

《千字文》形式整齐,通篇以四言写成,共250句,1000字,所以称之为《千字文》。全篇每个字都不重复,组成了通畅且有文采,能表达一定意义的250个句子。有叙述天时、上古历史,宣传伦理道德、封建纲常,讲述功绩、名胜古迹等,前后语意连贯,很有条理。可以说读起来朗朗上口,老少皆宜。

(1)解决和避免命名时出现不必要的矛盾

当时屯兵、屯田、封地,来自不同地域的人肯定会有不同思想认知和历史习惯,开篇已经提到过。问题的关键就是用一种怎样的命名方式能解决这些矛盾,当政治、历史、军事等多种因素共同影响时,往往文化是解决问题最为妥当的选择,这是几千年来儒家文化以及重视儒家文化的封建科举制共同作用下的积极结果。

(2)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结合当时的历史我们便知,当时战争刚止,人们刚刚褪去战争带来的伤痛,军士们留下来开垦、造屋,想过上安居乐业的生活。从地名中我们可以看出,比如 “地平”、“元和”“下润西县”等无不显示着人们希望“和平”,不再有战争,敌我双方可以和谐相处,福泽滋润万民等美好意欲。

 

二、吉林乾安

千字文另一种特殊存在: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1.历史上的乾安

 

根据一般的认知,这样的地方才有开发的价值:人烟稀少,物产丰富,地理环境优越。对了,历史上的乾安可谓“蛮荒之地”,

据时人记载“数百里荒原,草木榛榛,野兽出没,禽飞草长,历代兵燹,人迹罕见。潭畔泉边,偶见二三游牧之民,毡帐孤悬,相地而设,日驭奔马而牧牛羊,逐草而食……”

清代由于是“龙兴之地”东北的生态环境是很好的。清代后期东北开禁。昔时万古荒原,一时人声喧嚷,皇家围猎场被开垦放牧。之后的各种移民潮是的大批移民涌入。

2.乾安与《千字文》

东北吉林乾安县,我们打开地图可以看到很多以千字文命名的地名,比如正“天字井”、“前地字井”、“后庙字井”、“西金字井”、“大并字井”等等,全县几乎没有一个地名是在千字文之外。据《乾安县志》记载1926年四月,徐晋贤来视查,半日颠簸,方达放荒之地,远望四野,一片荒莽,不由吟叹:天也苍苍,野亦茫茫,风虽吹过,何见牛羊……这话都说了肯定会有所行动的。到同年11月,全部荒野丈量完毕,一幅蓝图已经铺设在眼前,如何为这些村井命名,很是令徐晋贤等人踌躇。如果按照开发顺序从一至几十号不难命名,但是这样命名没有任何意蕴,不雅。如果按照开发者姓氏命名,会发生重复。张作相提议,以千字文命名,按照书写习惯从上至下,从左至右,以地图上北下南,左西右东为准。后来便由于习惯叫成了“×字井”,地图上的“天字”、“龙字”便由此而来。

 

千字文另一种特殊存在:地名中的文化—以甘肃民勤和吉林乾安为例

 

总结与体会

1.地名是历史文化的反映

我们中华名族文明延续几千年,有许多深厚的文化积淀,尤其文化经典是我们的宝贵财富。在地名的命名上一是体现了当时人们的文化追求、价值追求,二是以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一个有内涵的地名显得很有历史感,地名本身就是一本史书,然后来人慢慢发掘。现在有很多地方兴起了”改名热”,我觉得不管怎么改都不能失了本色,违背了我们先人的初心。不变的地名借助现代文明和技术完全可以使得这些尘封的文化火起来,传播和弘扬中华优秀的传统思想和文化。故名,故地,故思一样可以生长出新的前景。

2.反映了丰富多彩的农耕文化

一个地名可以是一个植物、一个动物、或一个故事,都折射了一场场历史变更,寄托着人们的精神追求。这些文化为我们今日振兴乡村提供了可供发掘的信息以及发展的精神文化资源。

 

3.地名也可以是不断向前的精神定力

古人开拓荒野,定守边疆,建设家园,追求美好生活的精神时刻指引着我们不断向前,我们完全可以将这些精神转化为前进的力量,不断建设我们的家园。就像祖先一直在注视着,有责任守护好他们的初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