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文化 > /文章内容

这家动漫企业单部作品人气超过60亿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这家动漫企业单部作品人气超过60亿

文化产业遇冷,但这家动漫企业单部作品人气超过60亿

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对各行业都造成影响和冲击,文化产业也不例外。2020年一季度,我国文化产业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3.9%,其中,内容创作生产行业的营收同比下降7.7%。受此影响,从今年3月开始,大批国产动漫作品纷纷停更或延期,而天津大行道动漫公司的多部作品却在各大网络漫画平台上保持每周两更的速度,并跻身排行榜前列,销售利润增长30%。这家动漫企业为何能在疫情中独善其身,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一路走来,企业创始人有着怎样的经历和感悟?“网媒暖津 我为中小企业代言”,记者带您了解天津大行道动漫公司的故事。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5月的天津,春光明媚。在天津南开区中天大厦的一间办公室,天津大行道动漫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灏熟练地泡好一壶茶,然后坐在电脑前查看公司近期作品的相关数据:《春秋封神》上线至今阅读量63亿,稳居爱奇艺漫画榜首位置;《重生之都市修仙》和《许你万丈光芒好》分别位居腾讯动漫少年榜、少女榜前三名;《末世超级系统》在快看漫画人气达到53亿,跻身少年热度榜单TOP10,另有多部作品稳居全平台畅销榜前50名……看着这一连串亮眼的数字和排名,张灏举杯抿了一口茶,清瘦的脸上露出一丝欣慰的笑容。回首来时路,他庆幸自己曾经做出的每一个关键选择。而这些选择,都关乎企业今天的生死存亡。

30年前,张灏从当时的天津工艺美术学校工业造型设计专业毕业,不久后便下海经商,进入天津一家知名的广告公司,“天津第一批利用公共电话亭、候车厅做的广告都是我做的,那是1990年,跟可口可乐合作。”

2012年,随着我国陆续出台相关扶持鼓励政策,国内动漫产业发展势头迅猛,动漫企业如雨后春笋般诞生。2012年动漫产业产值达到759亿元,同比增长22%。而彼时的天津,漫画版《四大名著》、《逗你玩——马氏相声专辑》、《龙生九子》等动漫品牌和作品已经享誉海内外,天津被冠以“漫画之都”的美誉。但即便如此,这样叫好又叫座的原创动漫作品还是屈指可数。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灏萌生了做一家动漫公司的想法。“我的朋友、同学从事这方面专业的也比较多,大家都是给国外做加工,其实我们的技术并不差,为什么中国将近20万的动画从业者,全世界从业人数最多,而且国外一些大片都有我们中国团队的创作、加工成本在里面,为什么自己的拳头作品还真就没有?”

在经过一番考察后,张灏发现,当时很多动画公司有些急功近利,拿着国家的补贴给海外动画片做加工服务,反而是不少漫画人沉下心来做自己的原创作品,于是,他决定将创业重点放在漫画上,并走商业化、工业化的道路。这在当时来说,还是个新的课题。

“因为我做公司经营,我得考虑这些员工,考虑我们的生存,所以我就是商业漫画模式。传统漫画工作室是以一个人为主,带两三个人的那种画法,商业漫画就变成团队合作,把一个漫画分到七、八个流程,每个流程一个小组,最后结合到一起,效率就提高了,这种商业模式接近于工业的模块化。

虽然张灏的这种做法被业内一些人士“嗤之以鼻”,认为商业色彩和工业化痕迹太重,但张灏却坚信,只有实现规模化创作,培育出更大的市场,漫画产业才能真正迎来春天。为此,他还专门找了天津大学和南开大学的计算机高手合作,开发出一款“速成式”漫画创作辅助软件——漫画制作共享检索平台,却引来不小的争议。“我这款软件开发的时候,大家对我有微词,说你这款软件实际上是把从业门槛降低了,对我们漫画从业人员是一种冲击。因为我当时提出的一个口号就是‘你有漫画梦,你用我的软件,经过两三个月的培训,你也能做出来你喜欢的漫画,讲述你自己的故事。’

就这样,张灏顶着压力和质疑,开始了“工厂化”的漫画创作之路。借助工业化的思维和现代化工具,大行道动漫公司的创作效率比传统动漫工作室提升了近3倍。当时,公司的作品主要供给《知音漫客》等漫画杂志,靠稿费度日,但这样的日子,过得并不轻松。公司总经理李响对此记忆犹新,“因为那阵公司还没有这么大的名气,什么都要听人家的,其实我们觉得画得也很好,但是人家觉得不是编辑的风格,也给你pass掉。”

打造精品,对得起从业良心

在以工厂化模式制作商业漫画的同时,张灏也开始在暗地里发力,他要打造一部精品,证明大行道动漫公司的实力。“凡是从事这个行业的人,谁都有点情怀,我也是搞艺术出身,但我特别清楚,只有吃饱了肚子,才能谈情怀。”2013年,公司启动漫画项目《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的故事》,每个民族制作一本画册,讲述民族故事。在这个项目上,张灏摒弃了工厂化的商业模式,坚持手绘和精雕细琢,但这意味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精力和成本。公司负责运营和内容的张文洁说:“一个民族一个画风,它的精细度完全是线上漫画无法可以比较的。而且很多民族要想找一个传说或故事,需要搜集大量的资料,包括跟民委反复沟通、交流,让人给把关,这些确实是投入很大的精力和财力,制作起来很耗时。”

《五十六个民族大家庭的故事》首部漫画作品一经推出,就得到业界的高度关注和好评,入选“原动力”中国原创动漫出版扶持计划,获得我国动漫界最高奖项“金猴奖”,参加了世界最具影响力的法国莱古昂姆漫画展……张灏至今忘不了法国莱古昂姆漫展上的一幕:一位法国老人第一天看到他们的漫画后,被浓郁的民族风和精美的绘画所吸引,驻足翻看许久,直到展厅关门才离去;第二天,这位老人又带着他的夫人前来观看,饶有兴致地向夫人介绍;第三天,他又带着自己的女儿来到展台前。张灏回忆说:“当时我有心想送他一本,看出来他是真喜欢,连着来了三天。我正要说的时候,他跟他女儿说,‘你能借我20欧元吗?’因为20欧元买一本书,对他们来说也是比较奢侈的一件事。然后我说我们正好有一本作者签名的书,我把这个送给您!但是他说,‘我觉得我还是买它对我更有价值,你们很辛苦!’最后,他女儿给他用20欧元买了一本。”

专家、读者的认可和喜爱,坚定了张灏完成这个项目的决心,七年来,大行道动漫已累计在这个项目上投入500多万,得到各级政府支持资金200多万元,完成30多个民族的画册制作,有5本出版发行。不过,由于这部作品过于“文艺”,在国内市场上还没有见到收益。但张灏觉得,作为文化产业的一份子,有责任传播中国文化。“我觉得这是从业者的基本良心,我们力求做到在能生存的情况下,有一部分资金去搞一些类似于这样有传承、有意义的东西。”

转型,卧薪尝胆后的高歌猛进

2014年,《知音漫客》杂志的销量开始出现分水岭。上半年,杂志的月销量达到670万册,发行量在全球漫画杂志中都排名第二;然而2014年下半年,这本杂志的销量就开始逐步回落。渐渐地,张灏发现,传统杂志平台已经无法承载公司的大量漫画作品。而就从同一年开始,腾讯动漫、咪咕动漫等网络动漫平台的兴起,给了漫画作品一个全新的展示平台,张灏也从中嗅到了商机。

“我们创作的更新速度非常快,纸媒跟不上,而且纸媒受容载量限制,半个月一期,一期就能登一部作品。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他一期可能就24画,而我们一天就能画上百画的。互联网的承载量相对来说是无限的。”

在总经理李响的印象中,张灏当时向网络漫画转型的决心非常坚决,“我记得腾讯漫画刚刚起步的时候,其他工作室还是一步一步先试一下,然后张总提出来,我们就全力为网络平台提供作品,同时兼顾纸媒。他就感觉互联网这种快餐式,读者的阅读速度,阅读习惯都会有一个变化,所以我们就很快转向网络漫画。”

然而,面对网络漫画这个新生事物,漫迷们似乎并不买账,所以早期平台都是烧钱免费提供给网友浏览,再由网络平台拿出一些稿费补贴给漫画公司。而这样的补贴,无疑是杯水车薪。从2012年到2017年,张灏和股东们累计投入了4000万,没有赚取一分钱。但为了培育这个互联网市场,大家也只能咬牙坚持。在公司的股份中,张灏的股份占到57%,总经理李响是张灏从英国请回来的管理系研究生,也是张灏多年的好友,占24%的股份,两个人的是投入最大的。在李响看来,股东们算的是一笔长远账,而且大家都认同跟着张灏干。“大家就觉得网络漫画是一个马上要兴起的行业,因为当时一个《十万个冷笑话》救了有妖气,一个IP救了一个平台,大家看到文化产业一旦爆发,不是一个简单的量变。而且张总既有着多年的从商经验,又有着专业背景,这么多年来,大家都觉得他做事很靠谱。”

动漫业从前期投入到后期产出,往往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为了让企业生存,张灏将他在其他领域投资所得的资金全部投进了大行道动漫。2017年,公司刚一开始盈利,张灏又将公司的两位骨干以奖励股的形式吸纳为股东。负责内容和运营的副总经理张文洁就是其中之一,“我特别感谢两位老总,既给了我这个机会,也让其他员工能看到,只要一起跟公司努力,大家都是有机会的。而且领导即便是自己掏腰包,也从不拖欠员工工资,这样的公司是值得留下来,共同发展创业的。”

2016年左右,网络漫画开始付费阅读,张灏判断这是一个利好。于是,他又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扩张版图,进一步占领市场。截至目前,大行道动漫已在天津、重庆、郑州、厦门设立了4个漫画创作基地,拥有近300名员工,汇聚了大量国内漫画精英人才,每年可创作100部漫画,跻身国内规模较大、产出量较高的漫画企业前列。

在规模化的运作下,公司业务涵盖了原创网络连载漫画、绘本漫画系列、影视游戏的授权改变等多种创作形式,爱奇艺漫画、腾讯动漫、快看漫画、哔哩哔哩漫画、极慢文化等多家知名动漫平台都成为公司固定的合作伙伴。不仅漫画作品深受好评,多部作品还改编为网络大电影和网络电视剧。张灏说,如果不是这次疫情,2020年正是他们大丰收的一年,“到2019年我们已经有三部网剧签约,还有一部授权改编成游戏,网络大电影签约一共是五部,早期孵化的作品已经进入收入期了。2019年一直在往上冲,到年底的时候,每个月销售额都增长一倍。然后到春节期间,我们认为是个高峰,结果疫情就来了。”

创作受阻,资金告急,政府雪中送碳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迅速蔓延,备受瞩目的《姜子牙》、《熊出没·狂野大陆》等热门动漫电影在春节期间先后宣布撤档。朝气蓬勃的动漫院线突然黯淡,动漫产业链也因疫情遇冷。下游的衍生品市场和线下的文旅行业也进入了“停滞期”。

受疫情影响,一些网络平台回款时间延后,大行道动漫公司的资金链也受到影响,但员工工资还要照发,这使公司财务陷入两难境地。公司总经理李响说,“因为平台要先扣除一个渠道费,然后再按比例分成,各个部门要先出对账单,我们确认回过去,他们再出发票,然后再结账,之前的款已经拖了差不多三个月了。然后疫情期间整个节奏拉得更长了,对公司的现金流肯定是有影响。”

正在张灏和李响他们一筹莫展之时,天津市推出21条惠企政策,全力支持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渡过难关,其中就包括各银行机构应采取展期、无还本续贷等方式提供金融支持,建立、启动快速审批通道,简化业务流程,应贷尽贷快贷,不抽贷、断贷、压贷。不久后,张灏就接到了南开区区长孙剑楠打来的一个电话。张灏说:“因为疫情的缘故,原来的区长接待日改成了区长电话问询。剑楠区长首先询问了我们企业的情况,然后在电话中表示,在不违反政策的情况下,我们需要什么帮助都可以提,政府尽力解决。”

作为南开区重点企业之一,大行道动漫一直受到区政府的关心和重视。电话里,张灏向区长汇报了企业遇到的资金困难。很快,南开区发改委、文广局等多部门来到企业实地走访、调研,了解企业具体困难。随后,政府部门主动牵线搭桥,向金融机构推荐大行道动漫等多家优质企业的资金需求。不久后,在农业银行、工商银行等多家银行的帮助下,公司先后获得400万元的信用贷款,而且审批时间也大大缩短。“财务到了农行,差不多两个多小时就办完了手续,批了100万,根据企业的税收、征信,给了我们一个最高的额度。”总经理李响说。

尽管在外人看来动漫画手都自带“宅属性”,无须坐班就能实现远程合作,但实际上“云复工”远没有这么简单。“线上交流肯定会有弱势,不会像当面交流这么通畅,但一个作品的创作,需要大家充分沟通,或者有一些肢体语言可能会表述得更好一些,所以有这个缺陷。”

人员分散,创作受阻,张灏感到,这种工作方式下,不能再按以往的工作量制定计划。于是,他做出一个新的决定:砍掉那些创作起来有困难的作品,绝对不能滥竽充数,而是要集中兵力推出精品。越是到特殊时期,越是要立好企业的金字招牌!

“好的作品保留,交流的作品量小了,弥补了交流不顺畅的缺陷。这样做以后,虽然销售额降低了,但是利润反而提高了将近30%,因为阅读量都在增加。”张灏说。

未雨绸缪,时刻准备突出重围

凡事都有两面。

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之后,动漫行业新一轮的“洗牌”将不可避免,业内人士认为,近三成的传统动漫公司将面临解散或合并。另一方面,疫情期间的集体禁足“隔离”,在关闭了一扇大门的同时,也让自带“宅”属性的二次元行业“危中有机”:爱奇艺、腾讯、优酷等平台动漫播放量和会员数量,均较平时都有明显上涨。

张灏通过查看数据分析发现,疫情期间,观看公司作品的受众群年龄段有所提升,“宅”生活让一部分平时不怎么看网络漫画的中青年跟着孩子一起看起了漫画。怎样才能留住这部分读者?提供一些他们喜闻乐见的作品?张灏力排众议,主张公司购买了《法师传奇》的漫画版权。“当年万人空巷,大家都去在网吧里打传奇游戏,有一个作者写了一本书,把当时玩传奇这些人的生活状态写了下来。我们现在刚上传了20多集,各方面的数字非常好,现在已经有四五个东南亚的国家开始预订。”

眼下,张灏又在谋划着新的发展。他深信,只有把产业链在广度和深度上拉长,企业的路才会更宽,“一个是衍生产品的开发,有一些作品开始授权了,做一些手办或者抱枕什么的。另外,还有一些小的工作室,我们觉得作品不错,那好,你进入我们的体系,我帮你联合开发发行,加大代理发行这一块,因为我的品牌已经树立起来了,跟加盟商一样的道理,我帮你去推,既带动了你,我又增加了收益。第三就是海外这块儿。我其实就是把一些喜欢动漫的人搁到一起来,搭建一个平台,实现自己的理想,我就起这么一个粘合剂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