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文章内容

东西文化碰撞对其写作影响很大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东西文化碰撞对其写作影响很大

 

 

瑞典文学院5日宣布,将2017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日裔英国作家石黑一雄(Kazuo Ishiguro)。

将文学奖授予石黑一雄是因为他“凭借充满强烈情感的小说揭示了我们幻觉之下的深渊”。

获奖后,石黑一雄在接受采访时首度表示,获得该奖“是个被吓到的惊喜”。

◆其人,其奖

从事写作前最大的爱好是音乐

石黑一雄1954年11月生于日本长崎,1960年随家人移居英国,先后毕业于肯特大学和东安格利亚大学,并于1982年获得英国国籍。

曾有文章指出,石黑一雄喜欢的日本作家只有村上春树一位。因为小时候经常读托尔斯泰和契诃夫等人的作品,石黑一雄表示,这些作家对他的写作风格影响最大。

有趣的是,在从事写作之前,石黑一雄最大的爱好是音乐。早在1973年,石黑一雄从高中毕业,随后出外游历了一年,搭便车观览纽约,还做过巴尔莫勒尔的Queen Mother乐队的打击乐手。

石黑一雄喜欢作词作曲,希望自己能够像具有诗人气质的歌手莱纳德·科恩那样,创作出深邃动人的乐曲。2009年石黑一雄出版的短篇小说集《小夜曲》,其中的五个故事都以音乐勾连。

直到记者打电话才相信获奖

石黑一雄目前住在伦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断涌进其他记者。他笑着说,“我的经纪人打电话说,宣布我是诺贝尔奖得主,但是有这么多假的消息,这些日子很难知道什么能相信,所以我没有真正相信,直到记者开始打电话以及来到我家门外。怎么有那么多记者知道我的家?”

石黑一雄说,自己很荣幸获得诺奖,他希望诺贝尔奖成为一种永远的力量,“这个世界正处于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刻,我希望所有的诺贝尔奖都能像现在这样,成为世界上一股积极力量。”他补充说,“如果我今年能在某种形式上成为某种潮流的一部分,在一个非常不确定的时间里营造某种积极的氛围,我将深受感动。”

今年奖金约740万元人民币

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热门人选有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肯尼亚作家恩古吉·瓦·提安哥、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以色列作家阿摩司·奥兹、阿尔巴尼亚小说家伊斯梅尔·卡达莱、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等。

自1901年以来,诺贝尔文学奖已经颁发给了百余位优秀作家,褒奖他们“创作出富有理想倾向的最佳作品”。诺贝尔文学奖的评选并非基于任何公认或众所周知的原则或标准,而是基于诺贝尔个人生前的愿望和设想。

按照惯例,诺贝尔文学奖在每年10月的第二个周四揭晓,一般在10月10日左右。2017年是近年来诺贝尔文学奖揭晓最早的一年。今年诺贝尔文学奖的奖金为900万瑞典克朗,折合约740万元人民币,比去年多100万瑞典克朗。

◆其文,其思

处女作《远山淡影》一鸣惊人

1982年,年仅28岁的石黑一雄凭借处女作《远山淡影》一鸣惊人,此后成为一名全职作家。其最著名的作品是发表于1989年的长篇小说《长日留痕》,小说以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英国为现实背景,以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英国为叙事背景,展现了主人公对职业历程的回顾和人生价值的思考。石黑一雄凭借《长日留痕》获得了1989年度的英国布克文学奖。这部作品后来还被拍成同名电影。

石黑一雄的主要作品有《远山淡影》《浮世画家》《无可慰藉》《上海孤儿》《别让我走》等,几乎每部小说都被提名或得奖,曾获得1989年布克奖、大英帝国勋章、法国艺术及文学骑士勋章等多个奖项,其作品已被翻译成28种语言出版。他与鲁西迪、奈保尔被称为“英国文坛移民三雄”。

石黑一雄每一部小说都在开创一个新的格局,横跨了欧洲的贵族文化、现代中国、日本,乃至于上世纪90年代晚期的英国生物实验,屡屡带给读者耳目一新的感觉。其多部作品已被引进国内,目前其作品全部版权由上海译文出版社所有。

《被掩埋的巨人》是“寓言式的”

石黑一雄最新一部小说《被掩埋的巨人》(2015年出版)以一种流动的笔法探讨记忆与遗忘、历史与现实,以及幻想与现实的关系。这部被媒体赞为“颠覆了西方奇幻文学既定模式”的小说一出版就得到了各方好评。

《被掩埋的巨人》创作过程花费了整整十年时间。对这则娓娓道来却感人至深的故事,作者自己给出的判定是“寓言式的”。

故事发生在公元500年前后,亚瑟王时代的不列颠,那是一段我们知之甚少的历史时期。小说讲述一对年迈的夫妻希望寻回他们失落记忆的经历,与此同时他们和他们的邻居却似乎全都染上了一种群体性的失忆症。

男女主人公艾可索和比特丽丝获准离开他们生活的村落,踏上了路途,一路上先后遇到了一群嗜血的精灵;一头曾经凶残无比、如今年老体衰的巨龙;一位充满激情、胸怀复仇烈火的武士;还有一名倔强的船夫,将旅人们渡往伊甸园般的神奇乐土。很快,他们从垂垂老矣的高文爵士(就是《高文爵士与绿衣骑士》中的那位高文)口中得知,巨龙那附了魔的吐息就是这记忆迷乱的源头。

抛开奇幻的情节设定,石黑一雄将他的小说称作是一则“放大的隐喻”,探讨的是社会记忆以何种方式运作:不论是一个试图忘掉一场战争的民族,还是一对努力回忆他们香艳初会的夫妇。

他探讨的社会问题越来越宏大

从《别让我走》开始,石黑一雄对记忆的探寻越来越复杂,回忆主体不再单一,个人回忆向社会层面回忆过渡,探讨的社会问题也越来越宏大。

书中,凯西、露丝和汤米一起回忆过去,一起去寻找克隆人学校的严厉教师,问出隐藏在心底多年的问题。只是,作为三人中存活稍久的一位,在露丝与汤米死后,凯西对过去的回忆不可避免地发生重叠,越来越扑朔迷离,就像消失的克隆人学校一样,难觅痕迹。

十年之后,石黑一雄奉献出尤为晦涩的《被埋葬的巨人》。一对老夫妇在浓雾中踏上征程,寻找失踪多年的孩子,寻找失去多年的记忆。他们发现造成失忆的源头是一头巨龙,如果杀死它,可以找回他们自己失去的记忆,但是族群的战争记忆也会被唤醒,仇恨和厮杀会接踵而至。

“我希望人们能够领会,记忆与忘却是多么难把握的问题。我希望强调人类所处两难困境的复杂性。”石黑一雄说。

他在作品中反思人生错误决定

石黑一雄迄今一共出版了7部长篇小说和若干短篇小说。在前三部作品《远山淡影》《浮世画家》和《长日留痕》中,主人公都是回望过去,大致看清了自己的生活,但为时已晚,不免哀伤。

在《远山淡影》中,生活在英国的日本女人悦子在大女儿自杀后,开始回忆自己当年跟随白人男友离开日本远赴英国的经历,这样的“个人时刻”与长崎被投下原子弹这个“历史时刻”重叠在一起,回看时似乎看清了过去,又像看着苍白的远山,模模糊糊。

在《浮世画家》中,老画家大野增次含饴弄孙之时,回忆自己盛年时陷入狂热,用画笔为日本军国主义摇旗呐喊,虽然如今为自己的错误感到悔恨,然而生命的画卷已展至尽头。

回望过去,反思人生错误决定,这样的写作架构在《长日留痕》中达到极致,并为石黑一雄赢得英国文学最高奖布克奖。

6年后,他尝试转变风格,拿出了一部超现实作品《无可慰藉》。白人钢琴家瑞得来到欧洲某座城市,准备在音乐厅公开演奏。在演奏前的三天里,各式各样的人向他提出古怪的请求,大家看起来都需要得到安慰。瑞得尽量满足大家,而在他公开演奏之日,观众席竟是空的,座位也被清空了。这是一个卡夫卡式的噩梦世界,每个陌生人身上都投射了主人公的记忆、联想和恐惧,是一个过去与未来相遇的世界。

可能由于《无可慰藉》实验性太强,读者反响并不热烈。石黑一雄接下来的作品《上海孤儿》又回到了他最擅长的模式——讲述亲密环境下找寻过去的故事。一个英国侦探回到童年时居住的上海,调查二战爆发前夕父母的失踪案件,而调查结果推翻了他的很多记忆。

“记忆、时间和自我欺骗”,石黑一雄围绕这一主题,创造出多个风格迥异的世界,但这些世界无一不是丰富的内心世界,引人入胜。

东西文化碰撞对其写作影响很大

正如石黑一雄《被掩埋的巨人》中文译者周小进和《无可危机》的中文译者郭国良所说,东西文化的碰撞对他的写作有很大影响。“他毕竟是东方人,虽然用的是英语写作,但叙事和表达上都还是东方式的,”周小进告诉记者。

石黑一雄告诉记者,在英国长大的日本家庭对他的写作至关重要,让他从不同的角度看待许多英国同行。

评论界认为,在石黑一雄的作品中,人物内心世界的孤独、压抑、自欺与不安,双重叙事策略起到了解构叙事者自我身份的奇特效果。石黑一雄认为,这是“日本艺术的悠久传统,表面的平静和表面的克制”,如果被压制的话,情绪会更强烈。

最新推荐

比尔·盖茨:它能让你的思想和生
比尔·盖茨:它能让你的思想和生
比尔盖茨:它能让你的思想和生活彻底改变 比尔盖茨撰文推荐:我爱这本书的一个原因是,它不仅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