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化 > /文章内容

SAC2017 | 文化之都奥胡斯

99.9%的人都看了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

胡忠雄来汨罗市调研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岳阳市委书记胡忠雄(左三)现场指导屈子文化园建设 红网...



SAC2017 | 文化之都奥胡斯



  按首字母排序,奥胡斯(Arhus)在文化旅游地清单上位于前列,但对“欧洲文化之都”的评委而言,这绝不是这座城市能够吸引全球媒体的唯一理由。虽然荣获2017年“欧洲文化之都”桂冠,但奥胡斯在媒体报道中并非十全十美,甚至都难以引起媒体及大众的关注。

  Bent Sorensen的工作是宣传奥胡斯的城市特色,以此来吸引更多的媒体关注。

  在参加周三的媒体论坛(MediaAccord)前,Sorensen对《日报》(The Daily)谈及了自己的工作:“对一个城市而言,如果知名度太低,大多数人都需要借助地图才能找到其确切的位置,她应该如何吸引全球媒体的关注呢?在正式开幕式上,如何去管理70000名参会人员和记者?”

  不少人听到“奥胡斯”这个名字后,总会反问一句:“奥……什么?” Sorensen工作的重点,就是要让人们了解这座城市。本周的大会为Sorensen和同事们提供了展示城市面貌的好机会。他们将向参会代表们介绍城市特色,吸引更多人前来奥胡斯。

  Sorensen具有国内与国际高层新闻工作经验。他曾参与过多项体育赛事的相关工作,比如1986年的墨西哥世界杯,以及多届欧洲杯。作为丹麦体育记者协会(Association of Danish Sports Journalists)的成员,他在体育领域之外的工作经历为当前的工作提供了一种新的视角。

  Sorensen大学毕业后进入媒体工作。他曾相继担任过丹麦国家报纸《贝林时报》(Berlingske Tidende)记者和总编,并在《贝林时报》哥本哈根站担任过5年的共同主编,后又在位于都林的欧盟机构——欧洲训练基金会(European Training Foundation)担任了11年的媒体主管。

  一座城市必须要展示出特色,才有机会成为“欧洲文化之都”,之前当选的城市莫不如此。伦敦、罗马和巴黎人们早已耳熟能详,但看到诸如荷兰吕伐登、保加利亚普罗夫迪夫、克罗地亚里耶卡这样的名字,我们往往会产生强烈的好奇心。

  “欧洲文化之都”的荣誉能够增强本地民众的自豪感、奉献精神感和创新精神。她将向全世界展示:你拥有什么优势?当选“欧洲文化之都”会如何增强这些优势?这些优势又会带来哪些结果?

  体育界的情况也类似。这并不奇怪。在城市文化的塑造过程中,体育本身就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媒体和公众习惯于谈论体育界的明星级国家、赛事、队伍和运动员,要为新兴体育项目争取到足够的关注实属不易。而对于那些正努力从事该项工作的人们来说,Sorensen的经历必定会引起共鸣。

  Sorensen说:“我会重点关注奥胡斯作为2017年“欧洲文化之都”活动的组织以及媒体公关情况,比如媒体团队与协议建设、在重大国际赛事筹备期间为媒体与本地组委会建立良好的工作联系。

  “我还将关注通讯方案的制定与落实情况,包括重要节点与阶段性成果。要时刻问自己:如果说内容为王,那么王后在哪里?”

  特别感谢Squires Media为国际体育大会推出每日报纸The Daily,并授权禹唐体育使用。

最新推荐

徐晋如:作为反《红楼梦》的《鹿
徐晋如:作为反《红楼梦》的《鹿
徐晋如:作为反《红楼梦》的《鹿鼎记》 《鹿鼎记》诚然是金庸最奇特的一部作品。主人公韦小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