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生活 > /文章内容

身外的“富裕”生活出版

99.9%的人都看了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父母工作攒3万元被儿子花光

看着手机游戏消费单,许文永有些无奈。 原标题:父母工作三班倒攒下3万元 儿子打赏游戏主播花光...

身外的“富裕”生活出版

1月5日,傍晚的阳光透过大窗户,涂抹在巴哈地·阿布杜瓦瑞斯稚气的脸上,跳跃在吐尔逊·吐尔地历经70年光阴,满是皱褶的手背上。“嗒嗒”作响的,是凿子轻啄桑木的声音。在孙子的凝视下,一件独它尔正在吐尔逊手中慢慢成形。

同样的场景在65年前也出现过。“我是第六代传承人,5岁时,第一次看爷爷做乐器,做木工,从那时候起就天天在爷爷身边转悠,看他干活儿,就跟现在的巴哈地一样。”吐尔逊说。

65年的岁月,吐尔逊经历了太多的事情,但以乐器制作为核心的手艺却从未放弃。这手艺让吐尔逊度过艰难岁月,让他有了名气,让他将6个孩子抚养成人。

“干这个太艰苦,你爱一个东西,不想放弃,但它又艰苦,那自己就要受苦了。”吐尔逊说,长期以来,他都在一个不到8平方米的小屋子里做生意。“几十年下来,我光工具就攒了一百多件,还有木料,屋子都装不下,只好摞起来,转个身都困难!”

屋子小了,没地方摆放物件儿,吐尔逊就没法多接活儿,一次只能接一两件,而且做家具就做不了乐器,做乐器就做不了家具。他是个有名气的乐器制作人,全疆各地慕名而来的人很多,有想和他学做乐器的,有想和他交流的,但那间小屋子几乎容不下任何人。

没法多接订单,摆不了样品,吐尔逊空负一身本领,却只能勉强度日。但让吐尔逊最忧心的并不是赚钱。“我想把手艺传下去,一个儿子一直在和我学,但他身体不好,我就想多教些徒弟,但又没场地。”

所有的转机出现在2017年。当年4月,在伊宁市民政局驻努尔勒克社区工作队以及社区干部的帮助下,吐尔逊在自家小区门口免费拥有了一间90平方米的工艺坊。畅达的空间和免租政策,让老人在古稀之年释放出了新的活力。

“你看,我可以把东西都摆在这里,工具也放得宽宽整整。”吐尔逊指指身后,“那边挂着的是新做的琴和给别人修好的琴,再往后是我给别人做的矮脚桌,谁进来都可以看,空间宽敞的很。”

如今的吐尔逊,可以一次接很多订单,有的是空间让他存放。这位著名的维吾尔族传统乐器制作者,拥有全疆各地的“粉丝”。“这些年我培养了54名徒弟,南北疆的都有,就是在那个小房子里一个一个培养出来的。”老人说起这件事来,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神情。

正在他这里闲聊的老朋友努尔买买提·阿吾东拿出了手机,点开视频,一曲美妙的独它尔乐声传了出来,一位美丽的姑娘正在这间屋子里弹奏。

“这是我的女儿麦合巴拉,在新疆艺术剧院民族乐团工作,昨天她来这里,取走了定做的独它尔。”

努尔买买提说,“你看音色多好!这琴至少要卖3000元,但吐尔逊和我是老朋友,只收了2000元。”

“其实我现在做乐器一个月的纯收入不少于3000元。对70岁的我来说,这数目不算少,但也不算多。”吐尔逊说,“可我觉得自己富足,为什么呢?我的富裕不在我身上。”

从到这间工艺坊开始,吐尔逊就免费为小区的居民修理家具。精湛的木工手艺让他几乎可以解决家具的任何问题,这为吐尔逊身处廉租房小区的人们带来了极大实惠。

不仅如此,他为别人修琴也往往不要钱。更重要的是,这个宽大的空间让吐尔逊可以同时带更多的徒弟。“我不设种

类,有专门学的,还有隔三差五过来的,像那种来了学一天半天的人就更多了。”吐尔逊说,“不管哪种性质,我都免费教,只要让他们有用就行。”

这些徒弟中,最小的15岁,最大的60岁。有出于兴趣的,更多是为了谋生。“和我学手艺的人大多是贫困户,你别看我一个月只挣3000多元,但他们学了后就可以养家糊口了。”吐尔逊笑着说,“我前不久有两个徒弟出徒。一个是伊宁县的阿不来提,55岁了,学做琴学了七八个月,现在在伊宁县开店呢。还有一个是我们小区的吐尓干,58岁了,学了木工,现在给人装修房子挣钱呢。他们这个年纪去哪儿找工作呢?但现在有钱挣了,我的‘富’就在这儿了。”在吐尔逊明亮的房间里,5岁的巴哈地拿着锯子颇为娴熟地锯着木料。吐尔逊看着孙子,眼里都是笑。“我们的国家多好,政策多好,不然我哪儿有这么好的工作条件,富不在钱。”老人说,“党的十九大以后,我相信生活还会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