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汽车 > /文章内容

自我突破:新能源汽车提前告别“童年”

99.9%的人都看了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核心人物几乎全部离开 乐视汽车一直在旋涡中,彼时怀揣梦想投身乐视造车事业的高管们,...

自我突破:新能源汽车提前告别“童年”


 

只用了5个月,最初被定位为一条“鲶鱼”的特斯拉已经迅速成长为中国车市的“鲨鱼”。这种结局并不意外,或者说早在两年前特斯拉刚签下在上海临港的地块时,这一场景就已经被预言。

只是很少有人会想到,预言会这么快成真,尤其在新冠肺炎疫情给车市造成重大冲击时,特斯拉却似乎获得了逆势上涨的催化剂。5月,国产Model 3连续第二个月销量过万,稳占中国新能源车企销量榜首,已攫取17.7%的市场份额;与此同时,在中国车市的强劲助力下,特斯拉的市值超过丰田,成为全球最大的汽车企业。在全球车企的至暗时刻,特斯拉却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分。

不过,虽然从“偶像派”的形象努力成了“实力派”,但从年初秀强股份连夺11个涨停的“特斯拉概念”误炒,到“减配门”、频繁调价争议、窃密调查的霸凌投诉,对特斯拉的争议在过去5个月中只少不多。

在特斯拉带来的狂欢、焦虑等复杂情绪下,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整体恢复仍进度缓慢。面对2019年车市跌入负增长和2020年疫情席卷全球的双重打击下,从中央到地方,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产业政策鳞次栉比的推出,新基建东风一次次的将充电桩和新能源汽车送上热点话题榜,但消费的热情却很难点燃,传统品牌在新能源汽车中的占比不断下滑。与此同时,新造车企业资金链断裂危机频频上演、合作违约事件层出不穷。当然,新的合作尝试也在不断呈现。

一涨一落,在新能源市场的众多不确定性下,特斯拉带来的行业性碾压、本土新能源车企的生存突围、以及新能源技术路线的争议,不得不再次引发业界思考。

提前到来的特斯拉碾压

有人说,2020年上半年中国新能源车市的节奏都让特斯拉带着走了,这话并不偏颇。特斯拉在2019年12月国产,2020年1月就以2625辆的产量在国内新能源车企行业排名第五,即使疫情也没有影响特斯拉的生产与销售,截至5月,Model 3今年已在中国卖出30800辆,其中销量主力是补贴后售价为27.155万元的国产标准续航升级版车型。

与此同时,过去5个月中,关于特斯拉国产将给本土新能源汽车品牌带来致命打击的警告声不绝于耳。但在打破地域保护和以更开放的姿态引入外资的政策风向下,这种警告并无法对特斯拉的攻城略地带来任何影响。

这种“特斯拉恐惧症”似乎渗透到了新能源汽车发展的每一个节点中,包括4月新一版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出台后,很多车企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因补贴继续延长而欢欣鼓舞,而是担心“30万元以下”的价格门槛不但不会起到阻击特斯拉的作用,反而有可能促使其将降价,对国内品牌形成更强烈的冲击。而这种担忧一语成谶,仅半个月后,特斯拉就因为调低价格引发了又一轮的车主讨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