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旅游 > /文章内容

五个专项规划引领旅游稳健发展

99.9%的人都看了

(分享)减压之去西藏旅游
(分享)减压之去西藏旅游

公司组织去西藏旅游 多美的景色,来一次跳跃 这是布达拉宫 这景色太美了 这河水多干净 这天气多...

五个专项规划引领旅游稳健发展

  户外运动越来越受青睐。记者黄晓松摄

 

  近日,由云南省旅发委主持的云南旅游专项规划专家评审会在昆明举行。经过由省、市旅游管理、旅游规划、旅游文化、旅游地理、旅游营运、医疗卫生、户外运动等专家组成的评审组认真评审,《云南省医疗旅游专项规划》《云南省高铁旅游专项规划》《云南省边境跨境旅游专项规划》《云南省户外运动旅游专项规划》《云南省航空运动旅游专项规划》五个专项规划全部获得通过。

  为配合《云南省加快推进旅游产业转型升级重点任务》的实施,云南省旅发委提前谋划,启动五个专项规划的编制工作。

  中国旅游规划研究院昆明分院暨云南省旅游规划研究院副院长蒙睿表示,五个专项规划的编制体现了云南高度重视由观光旅游向休闲度假旅游跃升的旅游新需求,从旅游供给侧入手,培育推出旅游新产品、新业态,从而调整云南旅游在满足需求层次上、区域上、产品类型上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将更好地指导相关旅游产品、业态、企业在相关州市落地,对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态建设作出更大贡献。

  医疗旅游

  民族医疗成亮点

  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云南省医疗旅游专项规划》对云南医疗旅游发展背景、条件进行了较为全面、客观的分析和判断,确定云南医疗旅游的发展战略和主要目标,并对医疗旅游空间布局、重点项目策划及产业集群、基地、链条进行规划,并提出规划实施的保障措施。

  云南旅游职业学院教授姜若愚认为,云南气候资源、旅游资源都得天独厚,同时少数民族种类多、比重大、集聚强,因此,云南发展医疗旅游优势在治“未病”,满足海内外游客避雾霾、避寒、避暑和养生、养心、养老的需求。

  在中国四大民族医疗中,云南就有傣医、藏医两大民族医疗。《规划》的一大亮点,就是依托傣族、彝族、藏族云南三大主要民族医疗和苗族、哈尼族、白族、拉祜族、傈僳族、纳西族等其他民族医疗,推动云南民族医疗旅游发展。

  昆明风光国际旅游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朱伯威、云南中医学院教授何渝熙等专家认为,云南发展医疗旅游的优势在康体养生,《规划》应进一步明确对医疗旅游的客群定位。

  “医疗旅游在云南已有实例,比如旅行社组织云南游客到韩国进行美容旅游等。但是医疗和旅游结合是有其矛盾性的,因为医疗旨在解决病痛,而旅游是幸福快乐的过程。现有的医疗旅游实践,基本是把康养内容穿插到旅游行程中。比如到腾冲的行程中安排游客体验传统的拔水罐,因为康养更具备享受功能,能与旅游更有机结合。”朱伯威说,建议《规划》进一步明确医疗旅游产品的指向性明确,通过设计、推出好的医疗旅游产品精准吸引游客,逐步形成医疗旅游市场。

  云南大学资源环境与地球科学学院教授张帆则建议,《规划》中应补充洞穴治疗的相关内容,“欧洲国家的实践证明,洞穴治疗对哮喘等呼吸系统疾病、烧伤等治疗效果非常好,而云南洞穴资源非常丰富,发展洞穴治疗云南是有优势的”。

  高铁旅游

  可进一步丰富产品布局

  《云南省高铁旅游专项规划》对云南高铁旅游的发展基础进行研判,确定云南高铁旅游发展的指导思想、发展目标、空间布局和主要任务以及发展工程,并提出云南高铁旅游发展的保障措施。

  专家组认为,《规划》以问题为导向,编制理念新颖,调查工作扎实,规划思路清晰,主要定位准确,空间布局合理,主要任务明确,项目策划符合云南实际。同时,专家们也提出修改意见和完善建议。

  高铁使得与旅游客源地不再遥远的云南,进入新一轮的旅游大开发时期。充分发挥和放大高铁旅游效应,将促进云南旅游跨越式发展。但高铁沿线多为云南旅游温区,主要站点附近的景区景点供给不足,《规划》提出重点推进高铁沿线重点旅游景区、景观的打造,力促旅游温区、冷区转“热”,提高旅客向游客转变的转化率,成为推进云南全域旅游的新支点。

  张帆建议,《规划》可进一步丰富高铁旅游的产品布局,比如昭通镇雄有云南最大天坑群,旅游开发潜力较大,有望成为旅游热点地区;寻甸板桥乡,是距离昆明最近的可以看到黑颈鹤的地方,可增加《规划》产品布局。

  姜若愚认为,云南是面向南亚东南亚的辐射中心,在“一带一路”倡议背景下,《规划》应进一步延展,与泛亚铁路建设进行有机结合、展望。

  云南大学旅游研究所教授邓永进建议,《规划》应按照团队、散客等不同目标人群,对高铁产品进行进一步细分。

  边境跨境旅游

  推动双向市场发展

  在全面、系统调研云南25个边境县市及跨境地区的基础上,《云南省边境跨境旅游专项规划》紧扣“一带一路”、沿边开发开放及边境旅游试验区、跨境旅游合作区建设等,对云南边境跨境旅游的发展条件、旅游资源评价、发展态势等进行较为客观的分析,确定云南边境跨境旅游发展的总体思路和发展目标。

  专家组认为,规划期内各阶段旅游发展战略思路、定位、目标清楚,功能分区、总体布局比较科学合理,产业体系及公共设施规划符合当地实际,并且提出了《规划》实施的保障措施,具有较强指导性。

  朱伯威认为,相较周边州市,云南的口岸优势非常突出,口岸优势在物流基础上又带来旅游发展。通过边境游,国人从河口出境,可以到达越南下龙湾、海防甚至河内;从磨憨出境,可到老挝琅勃拉邦;从打洛、瑞丽出境,可到缅甸大其力、曼德勒。

  “边境旅游资源经过开发、整合形成客源市场后,会产生不可忽视的延展性功能,可以吸引第三国客源。云南周边的缅甸、泰国、老挝等客源市场有很多欧美游客,但现在我们的边境游市场聚客能力有问题,还不足以吸引大量欧美游客。”朱伯威建议,《规划》可进一步整合相关资源,推动双向市场发展,通过争取更宽松的政策来促进边境跨境旅游发展,突出边境跨境旅游的延伸性、拉动性,从而使规划更有指导性、战略高度。

  云南师范大学教授饶远则建议,可借助紧密结合云南特点的跨境体育赛事,来推进边境跨境旅游发展,促进民心相通、设施相通。

  户外运动、航空运动旅游

  应进一步明确准入门槛

  今年3月,按照《云南省旅游产业转型升级三年行动计划》部署,省旅发委、省体育局启动《云南省户外运动旅游专项规划》《云南省航空运动旅游专项规划》(下称“两个规划”)编制。

  在对全省16个州市进行实地调研的基础上,两个规划分别确定发展思路、方向和目标,提出全省户外运动旅游、航空运动旅游发展的主要任务、重点工程和保障措施等,较有指导性和可操作性。

  两个规划提出,云南户外运动旅游和航空运动旅游重点是立足山、水、林、洞四大特色资源,按照国际化、标准化、高端化、特色化和生态化的发展原则,遵循特色资源支撑和新型市场需求导向,以转型升级为主线,强化体旅融合和空旅融合,重点推进项目建设、人才培养、装备研发、产品创意等工作,打造和培育云南户外运动旅游和航空运动旅游品牌。

  专家组认为,当前云南正加快从旅游资源大省向旅游强省迈进,正处于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的攻坚期。两个规划将指导户外运动旅游、航空运动旅游这两种旅游新业态、新产品进一步发展,不仅只是简单的“小旅游”,更涉及大健康、教育、培训和装备制造等产业链要素,是真正的“旅游+”和“+旅游”,也是云南省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的新方向和好抓手。

  饶远、张帆、姜若愚、朱伯威、何渝熙等专家都认为,发展户外运动旅游和航空运动旅游,云南都具有较好的资源,不过由于户外运动旅游和航空运动旅游都是专业性很强的小众项目,相关配套政策未明确,建议规划中进一步明确相应的市场准入门槛、救援安全保障机制以及相关监管协调机制,以强化与体育、航空与旅游等相关部门的协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