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以“集团”之名加速教育均衡

99.9%的人都看了

以“集团”之名加速教育均衡

    新学期,平度市旧店镇龙山中学的学生们一踏进校门就感受到了不一样的气息:校园植被重新设计,校园小景处处蕴含着美育的“小心机”。据了解,刚刚过去的暑假,平度实验中学校长和花匠们自带设备来到龙山中学,从规划布局绿化方案到花草树木的修剪,大家一起动手把校园变得更加整洁规范。“花草也能育人”,龙山中学的老师们由此开启了教育新思维。紧接着他们将迎来城区学校骨干老师带队教研、到城区学校跟岗实训等一系列的素质提升工程。地处城乡的两所学校因为教育集团化有了密切交流。
    去年12月,青岛市教育集团化建设正式启动。为了探索可以复制的成功模式,目前已经成立的青岛二中教育集团、青岛五十八中教育集团、青岛实验高中教育集团、青岛实验初中教育集团边实践、边总结。19日,青岛九中礼贤教育集团成立,成为第五个局属教育集团。同时,青岛一中教育集团、青岛十九中教育集团、青岛三十九中教育集团、青岛六十八中教育集团、综合实践教育集团、孤独症教育集团、市级实验学校集团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在全市范围内,市北区、西海岸新区、即墨区、胶州市、平度市的教育集团也纷纷启动,教育集团化在城乡快速布局。
    布局:已有集团数量远超规划
    均衡是长久以来教育面临的难题。一路之隔的两所学校,因为历史原因总会有所差别,校园面积、师资力量、升学成绩……都是家长反复比较的内容。高价买学区房,是许多家长“拼娃”的第一步。同在一片蓝天下,城乡学校的硬件区别不大,但教育理念上仍有差异。为了满足群众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今年3月,我市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集团化办学的意见》,提出到2020年,全市至少建立10个办学水平高、教育质量好、社会声誉佳的教育集团;到2025年,全市至少建立30个教育集团。
    局属学校的教育集团建设正在推进中。此外,在区市,胶州市将全市划为东西南北四大学区,三大教育集团成立,城区名校和镇街协作,成员学校实现了全覆盖;平度市的九大教育集团里,多数集团将乡镇学校纳入,实现城乡教学资源共享。从数量上看,全市教育集团数量已经远超年初的规划。
    共性:共享师资提升教学质量
    在已有的教育集团中,教学质量提升是核心主题。青岛二中教育集团里,成员校青岛二中院士港分校高中部的所有老师全部从二中本部选派,集团核心校校长孙先亮每周参与“推门听课”等教研活动。在青岛实验高中教育集团,核心校副校长石华军在成员校青岛实高附中(市北)担任执行校长,实高附中的学生有了创新人才培养中心,来自实验高中的老师为大家开设奥赛课程、阅读写作课程、实践课程、心理类课程。“从前我们没有奥赛指导老师,现在五大奥赛,只要你想学,就有老师教。”实高学生小张说,初中学生只能参加信息技术奥赛,其他科目在高中段才能接触,但在学校新开设的STEAM融合课程里,有学科特长的人可以接触到物理、生物、化学竞赛的预备课程,拓宽了视野。优质师资的注入效果显而易见,今年中考自主招生,实高附中拿到自招资格的学生人数比去年翻了一番。
    为保证集团化的效果,平度市教体局要求教育集团统一协调集团内干部教师队伍,集团内的优质校每年有不少于10%的骨干教师在集团内流动,3年时间集团学校的教师交流轮岗达到80%。集团校统一开展教学研究活动,实施大集备制度和学科带头人制度,统一组织教学质量分析,及时进行阶段性检测、教学反馈活动。
    特色:集团化引发“蝴蝶效应”
    集团化办学按照合作办学的紧密程度,可分为融合型、聚合型和联合型三种模式。融合型是核心校与成员校实行一长多校,实行统一法定代表人、统一经费、统一人员、统一管理、统一考核的高度统一模式。比如五十八中集团,核心校和红岛校区为融合型。
    聚合型是核心校与成员校在学生培养、教育教研、师资培训等方面建立比较紧密的合作关系,成员校保持独立法人、实施独立管理。核心校可派出执行校长和骨干教师到成员校任职。聚合型多为跨学段或者跨类型的贯通培养,如青岛二中教育集团包括高中、初中、小学段。
    联合型为核心校与成员校基于项目建立相对松散的合作关系。正在推进中的三十九中教育集团就将以海洋教育为重点联合成员校。
    除了合作方式上的不同,各集团都在管理方式、特色发展方面找到了适合集团成员的道路。即墨区由各镇、街道中心校和辖区内小学组建成镇域内小学教育集团。年终将各集团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核,统一分配各类奖励表彰名额,统一享受优质高中招生指标生的分配政策。胶州市实行城区学校与农村中小学结对互助、捆绑评价,开展以教研协作为主体的大学区制建设,由名校长牵头、学科带头人引领组织区片研讨活动。
    青岛实验高中教育集团的特色体育项目为成员校搭建了新平台,成员校的学生可以用核心校场地训练,强健身体之外,一部分学生开启了体育特长发展道路;青岛九中礼贤教育集团推广德语特色课程;平度新河小学在平度南京路小学的指导下,着重从文明礼仪、环境卫生、安全教育等方面对学生进行行为习惯的养成教育,形成良好学风……集团化办学不仅仅是破解教育发展不均衡问题的有效举措,更引发了特色教育的“蝴蝶效应”。
    方向:覆盖农村校精准帮扶
    教育均衡,重点在乡村。集团化让从前松散的学校结对帮扶变成了紧密的共同发展。平度市崔召中学地处中心城区周边,教学一线教师出现结构性缺编,优质生源流失较多,缺乏有效的助推力量。基于此,平度市杭州路教育集团组织骨干教师队伍到崔召中学授课并集中听评课,同时邀请市教研中心专家教师“号脉诊断”,理清思路,提出改进的方向。
    在平度,这样覆盖农村校精准帮扶的教育集团不在少数。成员校老师积极参与集团开展的“融合式集体备课”,进行深度的教学交流,共同研究课题,及时总结分享研究成果。“看到教学成绩有了进步,更加坚定了我们依托集团化办学发展的信心。”平度市郭庄中学校长侯刚多次亲自带领团队参与平度市实验中学教育集团的教学教研活动,在上学期的学年考试中,郭庄中学八年级教学成绩大幅提高,薄弱学科不再“薄弱”。
    据了解,作为人口大县、教育大县,义务教育学校集团化办学项目已经被纳入平度市2020年市办实事项目之一。目前,9大教育集团覆盖了平度市28处中小学校,占比20%。
未来:评价办法引导规范发展
    目前,局属教育集团在均衡教育方面作用初显。青岛二中教育集团中的院士港分校获得家长认可,在公民同招中人气火爆。实验高中教育集团成员校实高附中靠教学质量的提升,优化了本学区的教育生态,一大部分学区内的小学生不再早早谋划择校,片区留生率明显提升。
    不过,在教育集团化建设中,协作体、共同体等概念频出,家长弄不明白,一些学校负责人也表示弄不清细节。集团化不是“傍名校”招揽生源,而是教育均衡的必经之路。集团化办学应该采取什么样的结合方式?评价和考核办法标准是什么?能否搭建平台为学校寻求理念契合、切合发展需要的集团资源?这些都是集团化办学迫切需要解答的问题。采访中,一些学校负责人表示,随着教育集团化数量滚动增加,急需一套完善的评价办法来规范这种办学模式。
    “一旦方案成熟,我们就会推出新的教育集团。教育集团不求数量多,而要有实效。”青岛市教育局基础教育处处长项骏表示,市教育局正在起草集团化办学整体评价办法,让教育集团有更明确的发展路径,有更可期的发展前景,从而真正发挥教育均衡的作用,在规范发展中日益壮大。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