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在线教育到底背负了多少“不满”

99.9%的人都看了

在线教育到底背负了多少“不满”

01

家长群体与线下机构双吐槽

在线教育到底背负了多少“不满”?

前几日的行业分析文章发出后,后台里陆续收到一些读者们相互讨论的留言。这之中,有关在线教育的留言偏多,且大部分都带有着不满与批判的情绪,对在线教育抱有支持和赞美态度的留言少之又少。

回想起今年的暑期大战中,各大头部在线企业的那些壮观激烈的烧钱营销现象,如今依旧历历在目。然而这些用尽心力和财力的风光背后,最终得来的,却是这样的反馈结果吗?

“我们选择在线教育,纯属无奈之举啊,”一位来自上海的陈女士表示道,“疫情期间没办法出门,我们只能选择在线的学习方式。可是我每次看到孩子整天抱着屏幕拿眼睛盯着看,我就总觉得心里不是滋味。”

“天天盯屏幕孩子眼睛的伤害也太大了,而且学习效果我们心里也并没有底,”另一位身在北京的家长表示,“如今公办校都开学了,我们还是希望回归线下的。虽然还是对线下的安全问题有疑虑,但是在线教育实在难以让我们放心。”

“没有手把手面对面的交流,能教出什么效果?小孩子的自制力是难以掌控的,还是需要线下面授的形式来管控。”一家来自天津的线下机构校长说道。

更有人直白坦言:“我只听到大部分家长和老师,对于网课深恶痛绝。在线教育只是开胃菜,哪能有当主角的命?”

对于在线教育,大量持不满态度的言论持续增多——2020年的全国“新宠”在线教育,“解救”了人们足不出户之下的教育困境,在停课不停学的限制中挺身而出,为何最终却背负了如此多的不满?



02

头部机构纷纷公布自家成绩

亮眼数据惹行业瞩目

回顾今年年初——为了响应停课不停学的号召,在线教育被历史舞台的聚光灯照亮了。

在对在线教育接受程度的调查中显示,自2017年至2019年,中国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占比一直有缓慢的提升,但始终没有超越30%。直到2020年由于疫情的影响,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开始大幅上涨,超越了40%。

在疫情这个大背景之下,在线教育变成了一种安全与高效的学习方式。

在中研产业研究院发布的《2020-2025年云教育平台行业市场深度分析及发展策略研究报告》中显示,疫情期间在线教育行业的日活量从平日的8700万上升至春节后的1.27亿,升幅达46%。

且新增流量主要来自三、四、五线城市。

“三、四、五线城市”这一用户群体范畴宛如一个闪亮的线索。当编者联系到一位身在吉林的程女士后,程女士果然表达出了与上海陈女士不一样的观点。

“现在开学了,我依旧给孩子保留了一部分线上课程,以后应该也会继续在网上给孩子报班,”程女士说道,“之前一直没接触过在线教育,不知道这些优势,其实像我们这种小地方的师资资源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在网上就有着大量优秀的师资,这个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珍贵的。”

“线上课程可以说是既优惠又便利,不仅价格相对来说更加有优势,孩子也可以大大节约在路上的赶路时间。”另一位家长表示道。

由此可见,不同城市的家长对于在线教育的评价也是存在不一致的情况的,对于在线教育“一边倒”式的不满,实际上也并没有看起来那样严重。

日前,在线教育各头部机构纷纷公布了自家的暑期招生业绩,引发行业热切关注。

新东方在线的最新财报透露,春季免费课的报名人次达到2000万,K12大班课的暑期在读学员达到了100万人次的规模。

猿辅导公司K12正价在读学生人次将达370万左右。其中,网课秋季正价在读学生人数为220万,斑马AI课正价在读学生人数150万。

网易有道自2020年7月1日至8月31日两个月中,有道精品课的K12正价课付费人次超46万,与2019年同期相比增长超500%。

作业帮披露的2020年暑期业绩显示,作业帮直播课当前付费课学员总人次780万,同比增长超过390%;暑期正价班学员就读人次超过171万,同比增长超过350%。

可以见得,今年的暑期,各大在线教育机构的成绩都十分亮眼。

在线教育宛如乘上了历史的剧烈风口,开始以迅猛的速度突飞猛进地发展着。但在这看似一路向好的大环境下,却涌动着大量负面的评价。

有人说,在线教育永远不可能赶超线下教育;有人说,在线教育顶多算是线下教育的一个辅助;也有人说,在线教育是永远达不到“教”与“育”的兼顾的。

一边一路光明,一边舆论不断。在线教育饱受争议。

03

行业发展光明与坎坷并存

信任危机亟待解决

正所谓事物发展都有双重面。在线教育真正引发严重负面的影响,其行业内层出不断的乱象,难以根除的劣根事件从而引发用户群体的不满,也是关键因素之一。

实际上,在线教育行业自出生之日起,就已经存在收费价格参差不齐、退款进程极度困难、教学内容粗烂缺乏等问题,在2020年被大力兴起后,这些实质问题更是被暴露在了光天化日之下。

近日,上海市消保委联合多家机构在上海、北京、深圳三城进行了调查,研究结果表明,这三地有65.8%的家庭表示遇到过“非常不满意”的情况,包括报名后更换老师、夸大宣传、推销电话骚扰、教学质量差、报班后迟迟不开课、不履行退款承诺或拖延以及交费后机构失联等现象。

就拿近日行业内广泛讨论的哒哒英语事件来说,其“退款难、时间久”的问题就引发了大量用户群体的不满。

据了解,哒哒英语成立于2013年,2019年曾入围《2019胡润全球独角兽榜》。但是,从2017年以来,其退款问题一直饱受争议。黑猫投诉官方网站近一年的数据显示,哒哒英语被投诉18次,皆是关于退款问题,并且都未被有效处理。

然而,纵观行业现象,“退款难”这一方面中,哒哒英语事件早已不是“新鲜事”了。除此之外,大量知名在线教育机构也都曾因为退款问题被用户群体愤怒投诉。

对此,有专家表示,在线教培机构拖延退费时间明显是违规的,即使司法案例上没有判例,这种方式也损害了自身的信誉和体验。

除此之外,教育之中最为本质的教学问题,也饱受争议。

“孩子学习乐器已经快三年了,疫情期间无法回归线下班,我就打算在某陪练平台上买课时包,来帮助孩子练习,”一位来自北京的家长愤怒地表示道,“结果那个线上老师从一开始的弹奏方式就不对,等我们发现的时候,孩子都已经跟着他练了一个多月了!这种教学资质怎么可能不让我们担心?”

在线教育的信任危机亟待解决。

师资水平、教学内容、运营流程,一个又一个痛点开始引发在线教育的行业信任危机。疫情虽然给在线教育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但对于各家在线教育平台来说,能否将流量有效地保护好,转化好,才是考验一家机构的真正实力。

一个行业在发展的过程中,必定是会在前进的同时产生各种磕绊的。当下,用户群体对于在线教育行业的评价褒贬不一,各家在线平台的发展现状也呈现出起伏状态,同时,各种行业乱象也在引发着热议。

但其实,一个行业里存在的痛点,与之相应的也会带来更多的机会。随着互联网+5G的迅速发展,未来,在线教育将会走向常态化趋势。在科技与政策的不断助推之下,下沉市场也将被进一步深入打开。与之加深的,必定是政策对于行业标准的把控。

不论如何,在2020这个特殊之年,在线教育的未来是值得我们持续期待的。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