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教育 > /文章内容

中国教育正造出一个“新底层”

99.9%的人都看了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

2016年广东地方教育经费投入达3367.54亿元 今年10月份,广东实验中学为在校学生举行18岁成人礼活...

中国教育正造出一个“新底层”


这些年来,中国教育公平问题屡屡成为舆论焦点。近日,某明星伪造高考应届生身份事件的恶劣影响还未散去,农家女被顶替上大学事件又激起义愤,而这并非孤例,其所在的省内已查出2002~2009年就读的242名冒名顶替者。

 

教育原本在中国社会中扮演促进社会流动的角色,是普通人改变命运的重要途径。然而身份造假、冒名顶替事件频出,意味着教育过程中的一些关键环节被既得利益阶层把控、操纵,事实上阻碍了低社会阶层的优秀分子实现阶层上升。

 

熊易寒先生指出,当前中国教育的现实是:“既不优秀,也不够公平。中国的阶级结构越来越固化,教育越来越无助于人们的社会流动。”

 

在这种情况下,一个“新底层”已经出现:这既包括以大学毕业生低收入聚居群体为,即“蚁族”,也包括新生代农民工及在城市中长大的农民工子女,两大群体的规模日益扩大,前者实为扩招与精英再生产的牺牲品,而后者同样难从当前教育体制中获益,二者最终都殊途同归地导向阶级再生产而非社会流动。

 

他认为,必须尽快恢复教育促进社会流动的功能,一方面要提防变味的素质教育,另一方面要优化教育体系、杜绝盲目扩张,着重解决教育资源配置不公平、教育领域权资垄断和利益交换等问题,使教育的外围环境尽可能公平,至少要为每一个人改变命运保留可能性。

 

中国教育中的阶级再生产

 

中国当前的教育现实

 

如果说钱学森之问——“为什么中国的教育培养不出大师?”——道出了当代中国教育的硬伤,那么,从“读书改变命运”到“求学负债累累”这样一个转变,则凸显了中国教育的隐忧。

 

当前的中国教育处在一个极其尴尬的地位:

 

在培养高端人才方面,它尚未取得与崛起中的大国相称的成就,盛产“名人”,却未曾培养出大师,特别是前辈大师纷纷故去,让世人不禁产生“九斤老太”式的喟叹;

 

另一方面,中国教育对于促进社会流动也越来越无能为力,对贫困地区和贫困家庭的孩子而言,他们比前辈更难以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甚至因为求学而使家庭陷入债务危机,自己在大学毕业后却因为就业难,非但不能鲤鱼跃龙门,反而加入了高学历、低收入聚居者的行列,成为所谓的“蚁族”。